第五文學網 > 玄幻小說 > 執念榮耀 > 第四十八集 再入藍琴殿

第四十八集 再入藍琴殿

    二進藍琴殿,查爾斯沒有讓除米洛克、哈克以外的‘銀光’隊員們跟著。

    哈克對此很不解,“卡頓、雅塔莎、波多克他們不都已經去過秘密基地了嗎?怎么連他們都不讓跟著呢?還有什么秘密是連他們都不能知道的?還是說……還是說爺爺嫌棄卡頓身體太重了,害怕他把纜車給墜給壞了?有這可能嗎?”

    而正當哈克胡思亂想的時候,米洛克悄悄地告訴了他真實的原因。原來查爾斯接到情報說,在銀光騎士團內部有奸細,這個人一直在暗中跟克雷芒有聯系,現在‘銀光’的一舉一動,克雷芒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介于這種情況,查爾斯不得不要小心一些。

    哈克聽后極為驚詫,他大呼不可能!

    然而米洛克卻告訴他,這還真是確有其事。因為他在‘銀光’來藍琴灣的這一路上已經現了一些問題,他也已經派人在隊伍里暗查了,雖然現在還不能十分確定,但目標基本上已經鎖定了。

    哈克張著大嘴、晃著腦袋,擺出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

    這件事對他的打擊很大,在這孩子的世界里,兄弟就是兄弟、伙伴就是伙伴。‘背叛、陰謀’那種詞,只可能會用在敵人的身上。而這么好的一個隊伍,怎么可能會出現那種人呢?

    哈克接著逼問米洛克那人是誰,米洛克卻很堅決的沒有告訴他。

    另外米洛克還叮囑哈克,在事情沒有調查清楚之前,不要跟隊伍的任何人透露哪怕一點點消息,因為一旦走漏了風聲,別說再揪出這個奸細會變得很難,就連整個隊伍的士氣也會遭到重創。

    哈克當然明白這問題的嚴重性,他急忙點頭答應。米洛克安慰他,讓他不必太在意,事實的真相還不一定是怎么樣呢。哈克答應著又點了點頭,然而在這孩子的心里,這件事卻就像一塊大石一樣堵在他心里讓他十分難受。

    接著,另一旁的查爾斯詢問詹寧斯是不是要一起去秘密基地?詹寧斯作為‘本’家族的十大長老,其實已經知道秘密基地的事情了,只不過他還沒有去過。

    對于查爾斯的邀請,詹寧斯表現的很意外,因為‘本’家族從1832年圣皇魚女菲詩給他們建立這座秘密基地以來,約定俗成的管理模式是族長還有族長直系的子孫可以進入秘密基地,而‘旁系族內’則一般只知道有這個地方,但不會允許其進入基地內部。查爾斯現在邀請詹寧斯,顯然是已經把他列為了可以信任的對象。

    詹寧斯本來也想進基地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樣兒的。然而,在他詢問完米洛克隊伍大概什么時候出以后,他卻改變了主意。米洛克告訴他,按照他這幾天跟查爾斯討論的情況,可能一會兒開完會,‘銀光’就要從藍琴灣出了。

    于是詹寧斯說,自己需要在離開前和他父親查爾莫打聲招呼,而且自己手頭還有幾個案子需要移交一下,就不跟他們去了。

    而米洛克這時才知道,原來詹寧斯的身份不僅僅是‘本’家族的長老,他的另外一個身份是藍琴灣審判機構的審判長。

    米洛克心里道,看來他的這個老冤家,還真的比自己要執著多啊。反正起碼自己在大本城的這些年,從來沒有想過要在法律界上再有什么展。他這些年除了修煉職業等級和技能以外,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了教育哈克和杰尼這兩個孩子的身上了。皇城審判長,呵呵,那早已成為了他的過去了。

    就這樣,到最后走進藍琴殿的就只有查爾斯、米洛克和哈克這三個人了。

    然而,當他們幾人進入藍琴大廳之后,哈克卻驚訝的現,此時藍琴殿上竟然已經聚集了許多的人。

    寬敞的藍琴大廳,此刻就像在舉辦一場宴會一樣,一堆堆的小團體聚在一起攀談、討論,而時不時的,還能有一些笑聲從其間傳出。

    哈克在其中掃視了一圈兒,他現他叔叔阿提拉、維爾族長、布倫特、薩克拉家族的那雙胞胎兄弟穆迪、穆薩,還有幾個他前兩天見到的面孔,他們一個都沒落下全都出現場內。而還不僅如此,這里還多了許多新面孔,他們這些人一個個器宇不凡、身著戎裝,看架勢都不是一般人。

    “這些也都是各大家族的領袖嗎?”哈克在心中疑問道。

    哈克向殿內走著,而突然,人群中的一個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人的年齡應該比米洛克稍大一些,其相貌堂堂、儀表不凡,身上所穿一套w百度搜索“第五文學 ”看最新章節亮藍色的戰士套服,套服關節處的護甲全部是由奶白色的皮革制成的,這種顏色的皮革在市面上是很少見的,大概是用極北大6上的魔獸的皮制成的。而在每片皮革上卻還都鑲嵌著一枚藍色的寶石。哈克知道,凡是這種鑲嵌魔導寶石的套裝,一概都是價格不菲的高級貨。

    而當哈克將視線移到此人的腰間上的時候,他卻更加感到驚詫了。

    此人腰間的這把武器非常地扎眼,那是一把帶劍套的長劍,劍套周身金光閃閃極其耀眼,其上盤有一條浮凸金龍,金龍栩栩如生好似活物一般,而這還不算完,在那露在外面的紅絨劍柄上,竟然還鑲嵌著一顆碩大的紫黑色寶石,寶石隱隱閃爍著暗紫色的光芒,給人一種強大的能量感。

    當然,這人能吸引住哈克的目光,還不啦啦文學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僅僅是因為他身上的這套行頭,這人最與眾不同的地方還要數他那駭人的氣場。

    他此刻站在大廳的正中間,周圍人都站得與他有一定距離。然而這種距離,卻跟被拋棄在一旁的那些獨處人不太一樣。他們好像并不是不想靠近他,而是不敢靠近他。所有人在相互攀談的時候,都時不時的會將目光掃向他,而那些人在目光觸及他的那一刻,卻又都會不自覺的把頭低下去一些。

    然而,不管大廳中的眾人如何關注此人,此人卻一直是不同聲色的立于當中。那種感覺就像是他視大廳中的這些人于無物一般。

    查爾斯進入藍琴殿以后沒與任何人打招呼,他先就快步來到了這人的跟前。接著,查爾斯面露微笑的與他握手,而從其緊張地神色和說話的狀態來猜,顯然哈克的爺爺正在解釋為什么自己會遲到了這么久。

    哈克心想,按理說以爺爺的身份,就算開會遲到了一會兒也應該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啊。可爺爺為什么會低三下四的跟這人解釋呢?……那看來這人的地位,可能不在爺爺之下吧。

    哈克猜測,此人絕不是一個普通的貨色,比起這些族長、長老們,他的身份可能還要顯赫一些。難道是古素大師?可他這年齡不對啊~~哈克想到這兒,不自覺的就把頭轉向了米洛克。

    然而他現,米洛克的關注點卻好像并不在這個人的身上,相反他的視線卻在另一個不太起眼的白袍戰士身上停住了。

    哈克也跟著把視線移向了那人,此人相比剛才那藍衣戰士可算沒有什么特點,他相貌普通、個子普通,連裝束也很普通,然而當哈克把注意力移到這人面容上的時候,他卻突然感到了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怎么看起來這么熟悉?他像誰呢……?”哈克在心中疑惑道。

    而就在哈克走神兒的時候,查爾斯突然大聲喊道,“哈克!過去,把鑰匙給我拿過來。”

    “啊?什么?”哈克有點兒愣的順著查爾斯的指向看去。

    “一把椅子?哦,我知道“小說領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了!”哈克這時才反應了過來,查爾斯此時指向的大廳后方的那把椅子正是前幾天被自己砸爛的那把‘帝皇寶座’。

    “呀,椅子被修好了。修得還真不錯嘛,一點兒都看不出來被我砸散架過”哈克笑著跑了過去。

    “哪個椅子腿呢?”哈克有點兒想不起來了,他蹲下身子、撓著腦袋偷偷地轉頭看向身后的查爾斯。

    “帶藍色銹斑的那一條!都讓你砸壞了還記不住嗎?”查爾斯高聲提醒道。

    “哦,這個!”哈克不好意思的趕快抓住了那條椅子腿兒使勁一掰。然而他由于一激動使得勁兒大了點兒。而只聽“啪”“嘩啦”,隨著皇座的一條椅子腿被他掰了下來,整張椅子也應聲被哈克弄成了一地的銅管兒。

    “當啷!”,“當啷!”,“當啷!”銅管兒掉在地上出刺耳的聲響,這聲響弄得本來有些喧鬧的大廳突然安靜了下來。

    哈克難堪地站在原地,雙手舉著椅子腿兒。他此刻雖然低著腦袋,但是他心里知道這時全大廳人的目光都焦距在了自己的身上。

    “哎呀,丟死人了~~別看了,求你們別看了~~”

    查爾斯無奈地搖頭一笑,然后走過來,把那‘鑰匙’接了過去。

    “轟隆隆,轟隆隆”隨著查爾斯在金花墻壁上按動了記下,機關再次被他觸動了。而后,查爾斯在眾目睽睽之下,將那根帶藍色銹斑的皇座腿兒插到了墻壁上出現的窟窿之中。

    “啊?爺爺要當著這么多人打開機關嗎?那這‘本’家族的秘密基地,還能算的上是秘密嗎?”而隨著哈克心中所想,秘密基地的入口卻已經在藍琴殿的地板上露了出來。

    接著,查爾斯走到入口前方說道,“今天我查爾斯代表‘本’家族,當著眾家族領袖的面打來了我們家族隱藏了幾百年的秘密基地的入口。我之所以這樣做就是想向大家證明一件事情。那就是,對于保衛威廉皇室,對于守護住威廉皇室近千年的基業,我‘本’家族可以奉獻出所有!而在場的每一位同樣有此信念的我的同僚們,你們從今天開始,就將成為我‘本’家族最為信任的伙伴!我愿與你們同生共死,一道推翻克雷芒政權,一道把我們的老國王從皇城里救出來!我愿意與你們一道,共同開創奧斯6王國的新未來!”

    “好!!!!”大廳驚天動地喊出了一聲齊喝。

    “走!!”查爾斯一聲高呼先從地道入口走了進去。

    而看著其背影,哈克緊想到了一個詞。“霸氣!”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