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學網 > 都市小說 > 一世兵王 > 1589章 為什么惹不起?

1589章 為什么惹不起?

    “呃……”

    愕然聽到徐鳳華的話,無論是李文才、王子元和另外一名權貴子弟,還是李文斌本人都傻眼了。

    他們都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看著徐鳳華,一臉不敢置信!

    李文斌是誰?

    他是李家大少!

    以他的身份,放眼整個華夏年輕一代,有他惹不起的人嗎?

    沒有!

    哪怕是曾經的楊家太子,還是如今的秦家大少秦智,從某種意義說和他都算同一級別的權貴,談不誰惹不起誰。

    被譽為未來之星的徐鳳華也一樣——論能力和前景,徐鳳華可能更勝一籌,但論根基和靠山,徐鳳華與李文斌差距甚遠。

    而如今,徐鳳華卻說,那個跟李雪雁吃飯的男人,李文斌惹不起……

    這……怎么能不讓李文斌四人傻眼?

    “徐……徐哥,他是誰?”

    足足十秒鐘后,李文斌率先從驚愕中回過神,下意識地問道。

    他無法想象,那個男人需要牛~逼到何種地步,才可以讓徐鳳華說出那樣一句話。

    不光是李文斌,李文才、王子元和那名權貴子弟也一樣,他們眼巴巴地看著徐鳳華,等待著徐鳳華揭開謎底。

    “游龍。”

    徐鳳華語氣復雜地說出兩個字。

    唰!

    聽到這個名字,李文斌四人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雖然他們不像徐鳳華那樣關注和了解華下武學界,更沒有看過游龍的資料,但他們都聽說過游龍的名字。

    而且……如雷貫耳!

    這一切,只因為,楊家新一代太子楊礫,便是折在游龍手中,赴了其堂哥的后塵,如今已被送進了看守所,正在等待法律最終的審判,而且已經被楊家淪為棄子,多半要將牢底坐穿。

    這件事情,曾在華夏權貴層引發了巨大震動,并引發了熱議,而游龍這個名字也被各大家族的后代們銘記,其中少部分人還挖掘了游龍的資料,得知游龍一步登天,直接從普通人成為華武組織的副職!

    這一切,令得游龍在華夏權貴子弟心中充滿了神秘的色彩,同時也被當成不可招惹的人之一,就如同當初如日中天讓紅鼎俱樂部除名時期的秦風一樣。

    “徐……徐哥,是那個令得楊礫入獄的武者游龍么?”

    短暫的愣神過后,王子元率先開口問道。

    “嗯。”

    徐鳳華輕輕點頭。

    “徐哥,我聽說,楊礫入獄,與那個游龍發生沖突只是起因,真正決定楊礫下場的是……某些家族的人表明立場……”

    另外一名權貴子弟說出自己所得知的信息,當說到秦家和李家的時候,及時改口。

    “車里說吧。”

    徐鳳華聞言,看到李文斌四人都是一臉好奇的模樣,想了想,還是決定將話說透,但不能在飯店門口。

    隨后,徐鳳華、李文斌五人來到停車場。

    徐鳳華接過王子元遞給他的香煙,點著,輕輕吸了一口,才回答那名權貴子弟的話:“文斌應該清楚,那件事情最關鍵的不是某些人表態,而是在于華武組織。

    第一,游龍是華武組織的副職,楊礫教唆武者欲要殺害游龍,壞了規矩,性質惡劣,而且證據確鑿。

    第二,華武組織不惜一切代價為游龍出頭,最終導致面召開了高規格的會議。

    換句話說,如果不是因為華武組織的強勢態度,那件事情的影響力不會那么大,最終的結果也就不會是現在這樣了。”

    “徐哥,就算他是游龍,我爺爺和我爸也不會因為我酒后說錯一句話,對我家法處置吧?”

    再次聽到徐鳳華的話,李文斌深吸了一口香煙,整個人清醒了許多。

    他為了顧及徐鳳華的臉面,沒有將話說得很直白——我怎么就惹不起游龍了?

    “文斌,如果游龍只是華武組織的副職,令得楊礫鐺鋃入獄,確實到不了你姐和我所說的嚴重程度。”

    李文斌說得隱晦,徐鳳華卻心如明鏡,他知道李文斌不服氣,便做出解釋道:“我們之所以那樣說,是因為一個月前的一場大戰,準確地說是一場武者之間的戰斗,對陣雙方是華夏武學界和美國武學界!”

    “什……什么意思?”

    李文斌四人聞言,當下一驚。

    “那場武者之間的戰斗,甚至可以說是戰爭,以華夏武學界的大勝落幕,而游龍是扭轉那場戰斗局勢的關鍵先生。因為他的出手,華夏武學界轉敗為勝,他如同曾經的秦風一樣,成為了捍衛華夏武學界榮耀的英雄!”

    徐鳳華說到這里,停頓了一下,語氣變得更加復雜,“更為重要的是,他被譽為全球武學界年輕一代最強天才!而用華武組織內部的話說,如果游龍能夠正常成長起來的話,極其有希望登全球武道之巔,成為全球武學界第一強者!

    你們應該很清楚,在某一個領域,在全球范圍內,做到最強,這代表著什么!

    何況,如今雖然是現代社會,武者地位大不如以前,但在保衛國家方面,還有著很重要的作用。

    這也就是說,如果游龍能夠真正成長起來,他必定會掌舵華武組織,而且如同閆荒一樣成為華夏的最強守護之一,對國家具有戰略意義!”

    “呃……”

    李文斌幾人再一次傻眼了。

    身為權貴子弟的他們,看待事物的角度和高度是普通人無法比擬的,他們自然聽出了游龍這番話的意思,也被游龍的牛~逼所震撼!

    “文斌,現在,你覺得我和你姐是在恐嚇你么?還是你覺得,李爺爺和李叔會允許你去得罪一個未來極有可能掌舵華武組織的人?”

    徐鳳華丟掉煙頭,踩滅,沖李文斌問道:“除此之外,據我所知,那游龍行事作風極為強勢,他若是想要教訓你,哪怕只是張張嘴,你便會如同死狗一樣癱在地,就如楊礫曾經在東海的會所一樣!”

    “謝……謝謝徐哥。”

    李文斌連忙開口道謝,臉再無半點先前的狂妄和憤怒,有的只是后怕,甚至后背都冒出了冷汗。

    他用腳趾頭都能想到,如果游龍剛才動手的話,那將會成為他的恥辱,讓他在圈子里的聲望一落千丈,而且回去后必然還會遭受長輩的責罰!

    而他很清楚,游龍既然像徐鳳華說的那么強勢,那么剛才沒有出手,不是因為畏懼他背后的李家,只有一個原因——給李雪雁面子。

    “好了,剛才說的都是傳言,也是酒話,你們權當什么都沒有聽到。”

    徐鳳華再次開口。

    雖然他在剛才的敘述中很小心,沒有提及敏感的內容,也沒有用忌諱的詞語,但秉著小心駛得萬年船的原則,還是開口提醒了一句。

    “好的,徐哥!”

    李文斌四人第一時間做出回應,心中依然對剛才所聽到的一切感到震撼。

    而徐鳳華則是想到了李雪雁剛才的一句話:游龍是秦風的兄弟!

    “雪雁那般執著,必然是堅信那游龍未來能夠成功掌舵華武組織,成為華夏武學界的最強守護,然后讓秦風回國。”

    這一刻,徐鳳華做出這樣的判斷,而且對自己的判斷極其肯定。

    然而——

    不久的將來,他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幼稚!

    ……

    ……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