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學網 > 都市小說 > 繼承兩萬億 >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相親對象,逃了……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相親對象,逃了……

    白小升、雷迎被林父、林母熱情的讓到客廳,跟著的林薇薇也笑容洋溢,一副歡喜之態,這與方才她那種心不在焉、沒一點笑模樣,簡直判若兩人。

    在對待白小升的態度上,林家一家人展現出極大的熱忱。

    這讓人一眼就能看出,他就是那個來追求林薇薇的人。

    客廳坐著的林姨看到白小升,也情不自禁眼眸微亮,再看看自己帶來的這個小陳,她都覺得確實有點相形見絀,跟人家沒得比。

    那個小陳看著白小升,眼神之中透著敵意,卻覺得這人條件哪里及得上自己。

    “喲,家里來客人了啊?”林姨主動笑道。

    “啊,這是薇薇公司的領導,對她很照顧,這回特意來家里看看。”林母也滿面笑容對林姨道。

    當著小陳的面兒,林母沒說白小升在追求自己的女兒。

    不過方才在門口,眾人說話的動靜可不小,林母相信林姨跟小陳也都聽到了,不過那樣也好,彼此知道怎么回事兒又心照不宣,省的大家難堪。

    跟白小升一對比,林母這回真是看不上小陳了。

    “來來來,你們坐,我去沏茶。”林父笑呵呵,抬腳去沏茶。

    白小升、雷迎二人客氣的跟林姨還有小陳點了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

    林姨雖然心里吃驚林家閨女居然還有這等追求者,心里妒忌,面兒上卻還是笑著點頭回應,不見絲毫異樣。

    那個小陳卻冷眉冷眼的,對白小升的打招呼,只鼻腔里隨意“哼”了一聲,顯得架子極大。

    白小升、雷迎倒真多看了小陳兩眼。

    以白小升的目力和雷迎的敏銳,他們自然都覺察出了林姨心里的不得勁,跟小陳那股子??扭勁兒。

    倆人頓時明白了這兩位的身份,他們怕就是此前林薇薇在電話里說過,“媒人”跟“相親對象”。

    這個男人瞧著又丑又老,謝頂,也不知哪來的自信,竟還一副高傲之態。

    憑他,也配得上薇薇!

    白小升一時之間,對林薇薇都有幾分心疼,也對那個林姨給薇薇介紹這么個玩意兒感到生氣,更對小陳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還一臉驕狂,有著大大的不爽。

    白小升主動笑著對倆人道,“我聽說今天有人來跟薇薇相親,其實我也喜歡她,所以我也來了!一家女百家求嘛!”

    白小升說到此處,還跟旁邊的林母歉然道,“阿姨,你看,我這算不算是有些唐突?”

    林母忙笑道,“怎么會呢!你們什么時候來,阿姨都開心!”

    這會功夫,林父也端著沏好的茶,笑著走出來,接話道,“就是,家里難得熱鬧,我們還巴不得你們多來幾次呢!”

    白小升當眾表明意圖,非但沒有讓林父林母感覺難堪,反倒很開心。

    旁邊的林薇薇也一副含羞帶怯。

    林姨只得從旁賠笑。

    小陳卻有些窩火,不過不等他開口,白小升又一臉誠摯的對林姨與他笑道,“這個,叔叔阿姨,來跟薇薇見面的是你們的兒子嗎?他人還沒有到呢?”

    一句話,讓林姨跟小陳瞬間僵住。

    旁邊的林父林母趕緊糾正,“不是不是,搞錯了。”“這小伙子才是這位林姨介紹來的。”

    小陳眼角抽搐看向白小升,心里神獸奔騰:我.他.媽就這么蒼老,跟那老娘們看起來像一對兒?

    白小升“哦”了一聲,對著一臉醬色的小陳“歉意”笑道,“真不好意思,兄弟,是我說錯話了,你別見怪。不過……瞧著您這有點面老啊!”

    白小升也算是提醒他,他跟林薇薇,不合適!

    林薇薇知道白小升是故意的,頓時憋著笑。

    “我是八零后!”小陳自然不甘被曲解,咬牙切齒跟白小升強調。

    他現在恨不得把自己身份證扔在對面那小子臉上,讓他好好瞧瞧。

    按陰歷,自己雖然是七九的尾巴,但陽歷那是正經的八零年,一月生人!

    瞧著小陳這副悲憤之相,林父林母覺得大大的不妥,卻忍不住的……想笑。

    林薇薇也抿著嘴、側過頭去。

    那個小陳也不是傻子,看白小升似笑非笑的眼神,立馬明白了。

    這家伙是在耍壞!

    小陳不愧是混.機.關的,心里對白小升恨得不行,表面也迅速平靜下來,想著反客為主、?拙葜鞫?

    真要是當著林父林母的面兒跟這年輕人吵,豈不有失自己的身份。

    “我說小兄弟,你也來林家看望咱叔叔阿姨,那你這怎么空著手來的啊?”小陳對白小升冷笑道。

    他那兜桔子倒是還在餐廳桌子上擱著,所以覺著自己比白小升,更懂禮數!

    “哎呦,是啊,小伙子,你這可是頭一回上咱們女方家里來,那好歹也得買點水果什么的呀。”林姨也趕緊從旁助陣,笑道。

    雖然白小升方才說的是小陳,但是她可是小陳的介紹人,倆人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所以,林姨決定跟小陳一道反擊。

    林父林母見狀,趕緊道,“來做客就是好的,拿不拿東西叔叔阿姨都高興!”

    “是啊,咱家不在乎那些。”

    這夫妻倆生怕白小升感覺難堪,爭相打起了圓場。

    白小升卻笑道,“其實,我來之前呢,確實想買點東西,但又不知道買什么好,要是隨便買點,又會不會太俗氣。”

    小陳撇嘴,眼神輕蔑,儼然是把白小升當鐵公雞。

    “我聽說,林叔叔跟阿姨都是愛好高雅的人,林叔叔喜歡根雕,阿姨喜歡字畫。”白小升對小陳反應不以為意,跟林父林母笑道,“所以,我才尋思,要不然送點雅?的物件。”

    “哦?你說的天花爛墜,那東西呢?”小陳瞧瞧白小升跟雷迎,身上不似帶著根雕跟字畫的禮物盒,頓時冷笑追問。

    白小升跟沒聽見一樣,繼續往下說,“雖然咱們這地方是中京轄下的城市,但是在本市,還真有一位雕刻大家,他的作品可謂馳名中外。”

    一旁,林父雙眼頓時明亮,“小伙子,你說的,可是龐大師吧?!”

    聊到自己喜好,林父話匣子一下開啟了,“哎,半年前,龐大師在咱們市辦了一次半年展!每天定量發票!我可是排了足足三個小時,才搶到了一張票!那可真是一票難求啊!不過大師的作品就是神韻兼備,巧奪天工,令人?U為觀止!”

    一個展覽搞得一票難求,跟演唱會似的,瞧瞧,這么夸張不就代表那位大師的能耐之強嗎!

    林父越說越激動,觸及所好,讓他難以自抑。

    旁邊的小陳聞言頓時捶手,無比遺憾的道,“哎呀,林叔,你怎么不早說啊,那拿一張票還需要您去排隊?這要交給我也就是一個電話的事兒。”

    小陳說著瞥了眼白小升,眼神意味呼之欲出:這你能嗎?

    白小升又看向林母,話題一下子跳轉到那邊道,“阿姨,我聽說您在咱們中京報了一位著名書畫家的課,感覺怎么樣呢?”

    林母聞言一怔,旋即苦笑道,“課是好課啊,就是人太多,幾百人一堂,不過遠遠的聽那位譚大師點撥一二,確實讓人受益匪淺。就這,下半年都不一定能報上。”

    這回,不待白小升說話,小陳就搶著道,“交給我啊您,文化界我有認識人,我不但讓您報的上名,還能讓您起碼少交一半的錢!”

    不管是那雕塑展還是這書畫課程,走的都是饑餓營銷的路子,也就是故意營造熱銷之相,為的是勾真正愛好者的心腸,讓他們一有機會消費就不會吝嗇。那些排隊或者聽課的人,不說有一大部分的托,也有相當一部分的撐場的。畢竟,那些又不是天王演唱會之類的,倒真不至于一票難求。

    聽那小陳如此一說,林母也頓時呼吸急促問道,“真的嗎,可以報的上?”

    “還有林叔叔要的個人展的門票,那也包在我身上!”小陳大包大攬的拍著胸口,“絕不讓您額外多花一分錢!”

    眼見小陳這般承諾,林父林母自然心動。

    林姨也無比得意,笑道,“還是咱小陳有本事!這隨隨便便的就能搞到常人弄不來的票跟名額呢。”

    說話間,那位林姨更是瞥了白小升一眼,眼神似笑非笑。

    小陳不免得意洋洋,看向白小升,“我說,小兄弟,你調查的挺清楚,話說的挺熱鬧,可你說這些有什么用啊,你能搞到票嗎?你能弄來名額嗎?投人所好不是耍嘴皮子,年輕人,說話辦事兒還是要量力而行!”

    林薇薇頓時一臉不服氣,要跟小陳爭論。

    林父林母也有幾分尷尬,覺著自己方才表現的那般激動,對人家姓白這個小伙子會不會不太好。

    正在這時候,外面的門鈴響起。

    林父聞言,頓時看過去,口中道,“這又是誰啊?我去開門。”

    “我也……去瞧瞧。”林母也忙道,跟了上去。

    他們兩口子也是想暫時離場,緩解尷尬。

    白小升微笑著捧起茶,慢慢啜飲。

    那小陳還不依不饒,調笑道,“小兄弟,你說你打聽這么清楚,可是人家大師那個層次又豈是你能觸及到的!我倒是認識龐大師的一個關門弟子,跟他關?S很不錯!”

    小陳說的很是驕傲,似乎認識大師關門弟子是件很了不起的事。

    白小升一聲不吭的聽著。

    忽然,玄關的方向傳來一聲驚呼。

    “啊,是、是您!您怎么來我們家了!?”

    這是林父的聲音。

    在場眾人除了白小升、雷迎外,俱是一愣,茫然看向玄關的方向。

    林薇薇不知發生什么情況,差點跑去瞧。

    “快請進,快請進!您能來,讓我這家里蓬蓽生輝啊!”隨后林父熱情欣喜的聲音傳來,方才讓林薇薇安定一些。

    一陣腳步聲傳來,聽聲音來的人還不少。

    客廳里,眾人看到,林父林母在前引路,后面是呼啦啦一群人,簇擁著一位鶴?童顏的老者。

    那老者頭?盤于頭頂,插著一根碧玉簪子,做太極髻,一副仙風道骨之態。

    小陳數落白小升,口乾舌燥,正要喝一口茶潤潤喉嚨,見到那老者卻一下驚得把滾燙的茶水全倒入口中,又吐了出來,一下子站起了身,驚聲連連,“龐、龐、龐大師……”

    來的那位老者,就是眾人方才聊得本市雕刻藝術大家!

    那林姨聞言,也瞪大眼。

    此刻,那位龐大師面帶微笑,往里走,一眼瞧到同樣起身的白小升,身邊人又跟他耳語兩聲。

    那位大師頓時緊走兩步,到白小升近前。在眾人震驚下,大師主動伸出手,跟白小升握在了一處。

    “哎呀,白先生,這路上有些堵,耽擱了幾分鐘,沒耽誤您的事兒吧?”大師對白小升熱情洋溢,“百聞不如一見,白小升還真是年輕啊!”

    小陳、林姨、林父林母見此一幕,瞠目結舌。傻了。

    在他們眼里,高高在上的龐大師,居然對白小升如此客氣。

    這簡直,不可思議!

    “還勞煩您親自跑一趟,其實大可不必啊。”白小升笑道。

    “哎,哪里,哪里!這樣說,見外啦!”那位龐大師一邊笑著一邊招手,他身后有人立刻上前,捧過一只雕琢精美的紅木盒子。

    單那盒子,看著就價值不菲。

    龐大師親自開啟,里面是一尊小小的雕塑。

    “這是鄙人花了三個月時間雕琢的新作,自覺滿意,特意送過來,請君品?!”龐大師笑容滿溢。

    “您這件作品真是神韻兼備,巧奪天工。”白小升把林父剛才夸?的話原封不動的送給了龐大師。

    “過譽,過譽。”龐大師捋髯大笑。

    眾人看著,已經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林父真感覺幸福來的太突然,都有幾分眩暈感。

    正在這時候,外面有人揚聲道,“敢問,這是林薇薇小姐的家嗎?”

    方才,龐大師一行人來,外面的門沒有關。

    這會,又有一伙人進來。

    那些人簇擁的是一位面容清秀瘦削,有著黑??的中年男人。

    這次,換做林母驚呼,“譚大師!”

    ……

    小陳瞪著眼,愣愣的看著。

    這又一位大人物駕臨,跟白小升談笑風生,還送來了自己得意作品。

    這不是做夢吧!

    那個他方才還嘲笑的年輕男人,什么來頭,讓兩位大師登門送禮!

    瞧著林父林母激動萬分的模樣,小陳覺得自己算完了。

    林姨也震驚的發不出聲,隨后,卻又急不可耐的掏出手機,偷偷的把自己跟大師的側面拍在一處,能跟兩位大師同框,足夠她在朋友圈?N瑟一番了。

    當然,發之前,她會把林母先給屏蔽掉……

    很快,小陳回過神兒,打起精神,往兩位大師身邊湊,被攔下之后,還積極主動的向大師的隨從介紹自己的職務身份。

    那些隨從客客氣氣,請他站遠點。

    要不是小陳人在林家,讓那幫人搞不清楚他身份,怕是不會這么客氣。

    ……

    兩位大師在林家并未待太久時間,便向白小升等人告辭。

    離開前,倆人還對白小升一番惜別。

    等他們走后,林父林母以及林姨,再看白小升的眼神就不一樣了。這能讓兩位大師登門奉禮,得是什么人!

    那個小陳,雖然也是震驚,但眼見林薇薇一副小迷妹之態對白小升,作為男人的妒火從中升騰,還忍不住強撐場面,“這一定是走了關?S,花了錢的吧,行,這也挺值得……”

    小陳這種酸酸的話,誰都沒往心里去。

    正值此際,白小升的手機響了起來。

    白小升看了一眼,對林父林母抱歉一笑,“叔叔阿姨,不好意思,我先接個電話。”

    林父林母忙點頭。

    白小升往餐廳那邊走,接通手機。

    “這個,等我升了正科,我也請兩位大師再來咱家做客。叔叔阿姨,到時候我讓他們兩位多待一會兒。”小陳還死要面子。

    這話,連林姨都不信。

    那邊,白小升隱約的對話聲傳來,“季市,這次真不能去您那做客了,我得回公司呢,下次吧,下次我去市府找您。”

    季市?

    小陳明白過來那是哪倆字之后,駭然無語,屁股上安了彈簧一樣彈起身。

    在林父林母下意識看過去之際,那小陳驚悸的看了白小升那邊一眼,極其不自然給他們擠出了一個笑容,比哭都難看。

    “那個,叔、姨,我忽然想起來了,我家爐子上還坐著水呢,我就先、先走了啊!”

    小陳不等回應,頭也不回奔玄關而去。

    林姨在那邊愣愣的看著小陳背影。

    這小子,這就遁了?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