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學網 > 玄幻小說 > 進化在萬界 > 第四十九章 玉蝶(二合一大章)求訂閱,求收藏,求一切票票!

第四十九章 玉蝶(二合一大章)求訂閱,求收藏,求一切票票!

    “哞”

    小黑低聲嗚咽一聲,想要拒絕,不過它這次表現得太差勁,就連小婷婷都沒有幫它說話,胳膊拎不過大腿,只能乖乖接受李一鳴的安排。

    天荒山脈距離靈虛洞天差不多有兩萬多里左右的路程,整個山脈橫跨十余萬里,里面有著數不清的妖獸,光是化龍境的妖獸就有十幾頭,不過它們卻分散在天荒山脈各處洞天,占地為王,各自為戰。

    幾年前,李一鳴外出給這貨采集靈萃,帶著它去過那里,它對那里兇惡的妖獸有一定的了解。

    那些從尸山血海殺出來的妖王沒有一個省油的燈,論起戰斗經驗,比它這只坐騎要豐富得不知道多少倍。

    去了那里茍起來還好,一旦它稱霸天荒的意圖暴露,將會遭到所有妖王的抵制,所以它才會抗拒。

    不過這事,李一鳴態度堅決,由不得它反對。

    李一鳴帶著小婷婷原路返回,回到靈虛洞天后,經過短暫的休整,兩人一獸便分道揚鑣了。

    小婷婷獨自一人往魏國方向而去,李一鳴讓她進太玄派,跟隨李若愚學習一段時間,感悟那里的自然大道,當做一次歷練,順便將皆字秘學會。

    因為領悟皆字秘需要一定的機緣,姜小婷雖然很努力的去領悟,但不知怎么的,就是入不了門。

    她不像李若愚,本身就已經領悟了大部分皆字秘,而且修為比較強大,經受得住李一鳴的灌輸,要給她灌頂的話,絕對會被皆字秘的法則道紋給吞噬同化了。

    皆字秘只能靠自己領悟,姜小婷并非天資差的人,但領悟皆字秘是要靠機緣的,機緣不到,一切都是徒勞。

    而拙峰是最適合領悟皆字秘的地方,因此,李一鳴才有這多此一舉的安排。

    姜小婷出發后,小黑看了李一鳴一眼后,一臉悲情的邁開蹄子往北而去,頗有種“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氣勢。

    李一鳴沒理它,要不是這貨對尋寶還有點用處,早就被他給宰了吃了。

    值得一提的是,李一鳴的那些同學除了少數幾個資質悟性實在一般的人,進階命泉境界后留在靈虛洞天當長老外,其他的包括那個洋鬼子在內的所有人在三年前被送往瑤光圣地了。

    這些年李一鳴不是外出就是悶在家里修煉,幾乎與他們沒有多少交集,除了柳依依等幾個與他前身要好的以及過來套近乎的林佳和李小曼經常過來坐坐外,其余的同學幾乎沒有再見過面。

    到后來,因為李一鳴要閉關修煉,就連他們幾個也很少過來了,不過他們走的時候,他倒是去送了一程,并給他們沒人一塊封印著他一道攻擊的玉符,以做防身之用。

    說實話,李一鳴與他們沒有多少感情,能做到這些就已經算夠朋友了,以后他們與他不會再有多少交集了。

    甚至沒有了原著中與葉凡的那種糾葛,他們大多數人會老死瑤光圣地,也許會有極個別人會有什么奇遇,但那也不足以讓他們成就大帝或紅塵仙,甚至連圣人都不一定證得了。

    畢竟就算很多資質極高的圣地弟子也不一定能修煉到圣人境界,大多數連仙臺境界都修煉不到,否則就不會出現連圣地之主也只有仙二境界的情況了。

    作為修煉荒漠地球出身的眾人能修煉就已經是莫大的福分了,平凡才是最真實的寫照。

    送走小婷婷和小黑之后,李一鳴并沒有離開靈虛洞天,此時除了禁區里有些他感興趣的東西外,其他的幾乎無法讓他產生興趣了。

    哦不,還是有一些的,比如說荒塔等近似于仙器的靈寶,比如說九秘這種強大的秘術。

    荒塔之類的靈寶就算了,別說比較難獲得,就算得了,也會引起各方強者注意,萬一引得那些至尊圍攻就得不償失了。

    倒是那些天尊的靈寶,有機會倒是可以謀劃一下,特別是靈寶天尊的誅仙四劍,他比較感興趣,想看看這個與封神世界中通天教主靈寶同名的極道帝兵究竟有多強大,煉制的原理是什么

    至于九秘,他已經得到了皆字秘,可惜這皆字秘與原著介紹的一樣,只能以一定的概率來觸發,不能作為一種常規秘術來使用。

    自他得到后便沒怎么嘗試,只有一次,在使用騰云術時觸發了皆字秘,當時速度增加了九倍之多,竟然只花了不到一個時辰便飛到了北域,速度之快就算比起那些利用跨越虛空的陣紋趕路的人也不妨多讓。

    兩者疊加已經讓騰云術有了神通的威力,只是可惜皆字秘不能隨時觸發,時靈時不靈的,而且觸發的概率太低了,十次都不一定能有一次觸發,遠不像原著中葉凡那樣隨便醞釀一下就能觸發,簡直是把它當做底牌來使用!

    不過就算如此,這皆字秘也算得上是一門強大的秘術了,甚至比他的天罡三十六變里面的大部分法術都要強些。

    對于九秘,李一鳴不著急,反正葉凡這個“主角”會集到好幾種九秘,到時候找他要就行了。

    現在他要利用火域中收集的仙火將他的孕育出來的“器”錘煉一遍。

    不知道是不是那塊神秘的碟狀寶物的原因,他利用神紋孕育出的玉蝶竟然無法像這個世界的器一樣在內部誕生“道”與“理”,哪怕他已經修煉到這個世界的大圣境界也是如此。

    沒有交織出“道”與“理”,就無法擁有器靈一般的靈性,能夠自主防御,甚至自主戰斗,與這個世界正統的煉“器”之法已經有所偏離了。

    之前李一鳴也試過用自己的心火錘煉,但奈何心火的等級不夠,無法錘煉。

    不過,玉蝶也不是毫無用處的廢器,它雖然沒有交織出這個世界的“道”與“理”,但其上的三千白色的羽狀紋路,每一片紋路上都孕育出一個空間來,總共三千空間。

    空間也不大,每個空間只有三千個立方左右,而且有八個小空間里竟然在孕育法則種子。

    那些羸弱的法則種子不是其他,正是李一鳴有所涉獵過的的光暗法則、血之法則以及五行法則。

    更重要的是,里面的法則種子正緩緩地吸收空間中的法則之力,讓其慢慢完善與成長。

    雖然速度慢得出奇,哪怕過去了十年,法則種子也沒有成長多少,但對于李一鳴來說已經是天大的驚喜了。

    法則領悟是多么的艱難啊,別看李一鳴好像很容易就對幾種法則有了一定的領悟,但那都是機緣巧合,是僵約世界中的特殊血脈之能和遮天世界法則外露的世界規則導致的。

    這種世界可不多,一般越是強大的世界,法則框架就會越嚴謹,就越難領悟法則或者說領悟“道”。

    像西游世界、封神世界之類的世界,那些領悟法則的金仙們每一絲進步都是以萬年來算的。

    當然那些大能或者混元圣人的弟子除外,畢竟那些大能們可以通過講道的方式,溝通大道,將法則或“道”顯化出來,供弟子門參悟,比那些只能靠自己領悟的苦哈哈們強了何止十倍。

    他們不止天資高,資源豐富,而且又經常有大佬給他們講道,因此,往往大教弟子都會比散修進步快,實力強。

    這幾乎是注定的事,除非那個散修獲得逆天奇遇,才有可能趕上或者超過大教弟子。

    這也是為什么不管是在封神世界還是洪荒大世界修士對大能或圣人弟子那么推崇的原因。

    言歸正傳,李一鳴的器在攻擊上并沒有什么建樹,或者說暫時沒什么建樹。

    但它在防御上卻十分強大,一旦李一鳴遭到攻擊,他可以催動玉蝶,制藥出一個由八種法則之力交織而成的法則之網,就算一般的準帝都很難打破。

    不過,這些對李一鳴來說也只是個添頭罷了,它那種可以吸收完善法則的能力才是他最為看重的,有了這個功能,他以后的悟道速度將會得到極大的提升。

    甚至李一鳴有一個大膽的想法,要是玉蝶能孕育出三千法則種子,并將其完善的話,未必不能成長到傳說中的造化玉蝶的高度!

    當然,這種可能性幾乎為零,不說造化玉蝶的材質絕對是羽化青金的無數倍,更重要的是造化玉蝶之所以能成為混沌至寶,是因為它是大道孕育,天生蘊含三千大道,而且造化玉蝶里面還蘊含著九條鴻蒙紫氣。

    鴻蒙紫氣是何等珍貴,大羅金仙得之能借其溝通天地大道,加快悟道速度。

    甚至還能將真靈寄托其中融入天道,成為天道圣人,氣運加身萬劫不滅,天道之下連混元大羅金仙也不是其對手。

    李一鳴要是有鴻蒙紫氣的話,絕對二話不說,直接找個地方躲起來煉化了,不可能用來提升靈寶的品質,除非實在是鴻蒙紫氣多到沒地方放了才差不多。

    沒有鴻蒙紫氣,玉蝶最多也就進化到堪比頂級先天靈寶的后天至寶的程度。

    雖然沒可能,但也不妨礙他意淫一番,夢想還是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諸天萬界中稀奇古怪的世界太多了,也有很多世界的修士將法寶練到堪比先天至寶甚至混沌至寶的地步,他們也照樣沒有使用鴻蒙紫氣。

    比如說神墓世界,比如說星辰變世界等,這才是穿越諸天萬界真正的優勢,不同的功法,不同的血脈,不同的煉器方法,不同的世界規則

    每個世界都有其獨特的優勢,一旦將其綜合起來,所獲得的好處將是無法估量的。

    萬一以后碰到更加玄妙的煉器之法或者材料,真的將其進化到造化玉蝶的高度了呢?

    想想看封神世界里的鴻鈞老祖,同為混沌魔神所化,就是因為造化玉蝶的關系,修為一路絕塵,將同是魔神所化的祖龍等人遠遠甩在了身后。

    他得到的還是殘缺的造化玉蝶,而且祖龍等人還有氣運相助,想想看造化玉蝶有多么的強大!

    遮天世界畢竟只是從完美世界截斷出來的一個不完整的世界,這里堪比不朽金仙境界的大帝都不能長生,只有證得堪比大羅金仙的紅塵仙才能不朽于世。

    這種坑爹的世界規則坑慘了多少絕世英才,毫不夸張的說,要是遮天世界中的大帝到了西游或封神之類的完整神魔世界,幾乎個個都能跳出命運長河,證得仙道至高的大羅果位。

    他們不行,但李一鳴卻是可以,吸收了遮天世界的優點之后,就算到了其他世界也會是個巨大的優勢。

    比如說這里的器,幾乎可以算得上是自己的一尊強大的分身或者伙伴,它是與本尊一同成長的,本尊越強大,它就會越強大,這在其他世界是不可想象的。

    李一鳴這次回來便是想要將玉蝶好好的錘煉一次,讓它交織出獨屬于這個世界的“道”和“理”,賦予它靈性。

    一旦成功,它將會變得更加強大,也算是為它將來沖擊極道帝器打基礎。

    李一鳴將整個山頭的陣法全部打開,甚至將金箍棒都用來壓陣。

    他這么做不是擔心外敵突然入侵,雖然也有這方面的考慮,但最主要的還是為了防止在錘煉過程中有什么意外發生,要是將靈虛洞天摧毀那就不好了,不說姜老頭還在這里,就說他那七八個同學,就讓他不得不做好準備。

    有了金箍棒壓陣,就算是至尊在里面攻擊也休想短時間里將陣法打破,威脅到靈虛洞天的人。

    做好準備后,李一鳴便將苦海中的玉蝶放了出來。

    此時的玉蝶形狀與之前沒有什么變化,不過仔細一看,就會有一種朦朦朧朧不真實的感覺,那是因為玉蝶一出現,周圍的空間便有絲絲縷縷的扭曲,數種玄奧的法則之力環繞著它。

    看起來沒什么奇異之處,但修為高深的修士來了,就會知道它的恐怖,這種能輕易影響周邊法則的能力已經有了傳說中極道帝兵的幾分姿態了,就算是準帝,也沒幾個的器有如此威能。

    李一鳴小心翼翼的從系統中召喚出一絲灰色的火焰,緩緩向玉蝶靠去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