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學網 > 都市小說 > 天地至圣 > 正文 第2094章 找打

正文 第2094章 找打

    就在星思念遭遇截殺之時,悅圣客棧中,原本閉目入定的吳悔睜開了雙眼,目光中閃過絲絲寒光。

    “思念竟然遭到周海的截殺!”

    吳悔把一絲氣息留在五行鏡珠中,星思念遇襲時,吳悔也是感應到了。

    吳悔身軀一動,便是離開了悅來客棧,全力施展身法,不消片刻,來到了圣天城的城門口。

    就在吳悔打算離開圣天城的時候,一道身影擋在了吳悔的面前。

    “吳悔,明日你便拜見宗主了,這段時間,你就不要離開這圣天城了。”

    來人是個老者,白發蒼蒼,面容紅潤,正是圣天宗的圣人強者呂無才。

    “我有急事需要出城一趟,明日之前定然能夠回歸,還請呂長老通融一下。”

    吳悔向呂無才微微拱手說道。

    “吳悔,你有什么事情還是放一放吧,圣天城乃是圣天宗的駐地所在城市,其中有著宗主親自布下的禁制,你是宗主要見之人,現在不可能讓你離開圣天城的。”

    呂無才再次說道。

    “那就莫怨吳某得罪了。”

    吳悔臉色一沉,身上一股氣勢升騰而起,直接向城門口走去。

    原本擋在吳悔面前的呂無才臉色一變,被吳悔強大的氣勢所沖擊,其身影不由得倒退了好幾步。

    呂無才只是一個初期圣君,與吳悔實力相差極大,根本阻止不了吳悔。

    吳悔瞬間便是來到了城門口,就要邁出城門,不過正在這時,一道無形的力量擋在了吳悔的面前,以吳悔的實力,竟然無法突破。

    吳悔臉色一變,從這股力量中,吳悔感受到了一股絕強的威勢。

    “果然。”

    吳悔停下腳步,目露沉思,呂無才并未誆騙自己,這圣天城果然有禁制,吳悔現在已經相當于囚禁在了圣天城中。

    “呂無才,我現在就想要見到林宗主!”

    吳悔轉頭看向呂無才,一字一句的說道。

    “吳悔,明日宗主才能夠見你,不過你現在可以進入到圣天宗中等待。”

    呂無才說道。

    “好!”

    吳悔知道若是進入到圣天宗,便更是無法出來,不過吳悔還是點了點頭,他已經留下了保命手段在五行境珠中,這具身軀就算是毀滅了也沒有什么,不過攜帶五行鏡珠的星思念竟然遭到了周海的截殺,這才是讓吳悔最為關心的事情。

    ……一方虛空中,星思念的身影化為一道淡淡流光不斷的閃爍,每一次閃爍便是成千上萬里。

    “吳悔,李啟已經快要追上我們了,現在該怎么辦?”

    星思念神識與吳悔交流起來,之前她能夠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破除禁錮,便是借助了吳悔的力量,吳悔把五行鏡珠留給了星思念,其中不但蘊含吳悔的一道神識而且包含了吳悔一半的力量,若是爆發出來,相當于圣王初期層次的實力。

    “我現在本體無法離開圣天城,不能趕來,不到萬不得已,不要與這李啟交手,他是圣王巔峰強者,即便我有全部的力量,也只能逃走。”

    吳悔說道,吳悔在圣天宗中得到了諸多機緣,實力也是大進,不過面對圣王巔峰,吳悔卻是無法抵抗,只能夠堪堪逃走,現在只有一半實力,更是無法抵抗李啟。

    “我們盡快的趕回鴻蒙門,只要進入到了鴻蒙門的范圍,李啟就不敢再追了。”

    “我怕趕不回去。”

    星思念轉頭看了一眼身后,隱隱可以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氣息正在快速的接近,恐怕星思念停留幾息時間,李啟便是能夠攔截自己。

    “思念,你做好準備,我要燃燒五行鏡珠的力量,五行鏡珠在你的體內,恐怕你要承受一些痛苦。”

    吳悔說道,吳悔的一部分神識在五行鏡珠中,能夠控制五行鏡珠的力量,若是燃燒力量,能夠短暫時間的爆發,不過付出的代價也并不小,五行鏡珠被吳悔不斷的改造,若是燃燒了力量,五行鏡珠中的空間甚至有退化的可能。

    五行鏡珠與吳悔的實力息息相關,可以說是吳悔力量的源泉,五行鏡珠退化,吳悔的實力也會大降,不過此時吳悔已經顧不得了,現在只有在李啟的手中逃脫,他們才有生存的機會,一旦星思念落在李啟的手中,不但會遭受凌辱,五行鏡珠也無法保住。

    “吳悔,不行,你現在只是一道神識,若是消耗過大,對你有極大的影響,我來燃燒精血。”

    星思念臉上顯露出一絲決然,體內的力量驀然暴動,其速度也是快了三分。

    “思念……”在星思念身后,李啟一直緊追不放,原本他就要追上星思念了,此時星思念的速度卻是突然加快,兩人已經拉開了距離。

    “哼!使用秘法嗎?

    我就看你秘法過后,還有什么樣的手段。”

    李啟面露一絲猙獰,秘法雖強,卻是有著時間限制,而且在自己如此逼迫的追擊下,秘法持續的時間定然不強,李啟根本不虞星思念能夠逃走。

    時間過了半個時辰,星思念的速度終于減緩,李啟臉色大喜,體內氣息爆發,直接閃身,擋在了星思念的前方。

    “星思念,逃了這么久了,也該死心了吧。”

    李啟看向星思念,手掌揮動,一團黑霧籠罩這片空間,這是李啟布下的禁制,李啟能夠看出此時的星思念因為使用了秘法緣故,氣息萎靡,實力也是大降,根本破不開自己的禁制,李啟再也不擔心對方能夠逃走。

    “此地已經是鴻蒙門的地界,我已經通知了宗門,李啟,你若是敢動手,我鴻蒙門不會饒了你。”

    星思念目光死死的盯著李啟,緩緩開口說道。

    “哈哈……真是可笑,鴻蒙門不過是一個新晉級的圣皇勢力而已,除了鴻鈞以外,老夫根本不懼其他人,你冒然燃燒精血,使用秘法,想要借助宗門之力對抗老夫,真是大錯特錯了。”

    聽到星思念的話,李啟哈哈大笑,言語間充滿了譏諷之意。

    星思念的眉頭輕皺,她知道李啟的話語并不假,星思念也在鴻蒙門呆了一段時間,知道鴻蒙門的情況,鴻蒙門中只有一位圣皇,便是鴻鈞,即便有兩位圣王巔峰,也是常年閉死關,而李啟正是圣王巔峰強者,鴻蒙門中其他人前來,也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吳悔,現在我們該怎么辦?”

    星思念暗中向吳悔問道。

    “我已經感受到了鴻鈞氣息出現,想必已經無礙了……”“星思念!你損壞周海身軀,我也不殺你,卻要把你擒拿回圣海宗,交給宗主親自處置,莫要想反抗,也會少一些麻煩。”

    李啟大喝一聲,伸出手掌,黑色大網再次幻化而出,向著星思念罩去,這一次,李啟并沒有保留,雖然說他不懼鴻蒙門的其他人,不過此地終究是屬于鴻蒙門的地盤,李啟要一舉將星思念擒拿,然后迅速的返回宗門。

    而此時的星思念仿佛真的放棄了抵抗,站立不動,甚至其身上的氣息也是收斂了起來。

    李啟所幻化的大網瞬間出現在星思念的頭頂上方,眼看便是將星思念罩去。

    正在這時,一道青光閃過,黑色大網,瞬間破除,化為一片虛無。

    “是誰?

    出來!”

    李啟臉色大變,神識驀然激發,探查四周虛空,其目光中卻是泛著絲絲驚疑之色,在他的探查中,四周空間中根本沒有任何的氣息,可是那道青光卻是實實在在出現。

    “李啟,你在我鴻蒙門的地界撒野,可曾問過貧道?”

    一道淡淡的聲音響起,就在李啟的身前出現了一位道人。

    此人是個男子,看似不過三十左右,一身青衣道袍,手執拂塵,面若溫玉,身上散發出一絲出塵意味。

    “鴻鈞……”看到此人,李啟的臉上露出一絲畏懼,他已經認出了此人身份,正是鴻蒙門門主鴻鈞,晉級不久的圣皇強者。

    “晚輩星思念見過前輩。”

    鴻鈞出現,星思念向其鄭重的行了一禮。

    “呵呵,你們來我靈山宗做客,卻是讓你們遭遇風險,是鴻某招呼不周。”

    鴻鈞看向星思念,微微點頭,臉上露出一絲溫和笑意。

    “鴻門主,這星思念擊殺我宗天才周海,還望鴻門主把她交給李某,我們圣海宗改日前來拜謝。”

    李啟目光一動,從星思念的稱呼中,他才知道星思念并非是鴻鈞的弟子,甚至不屬于鴻蒙門,這讓李啟安定下來,上前一步,向鴻鈞說道。

    “李啟,這星思念雖然并非我的弟子,卻是我一位摯友弟子,你們之前的恩怨,我要已經了解,你也清楚的很,我給你一個機會,念你修為不易,速速離去,若是再糾纏不清,莫怪我施展手段了。”

    鴻鈞看向李啟,臉色已經變得一片清冷。

    李啟的臉色不斷的變化,這一次他負責護送周海前往圣天城參加天才排名,而現在周海身隕,只留一絲神魂體,想要恢復到原來的修為極為困難,而且用時不短,若是這樣離去,李啟的心中實在是有些不甘。

    “鴻門主一定要庇護這星思念嗎?

    想必你也知道周海對于我圣海宗的重要性,為了周海,圣海宗必然會對鴻蒙門開戰,你若是把星思念交給李某,李某可以從中周旋,化解此事。”

    李啟再次說道。

    “哼!老夫面前,豈能夠受你威脅,找打!”

    鴻鈞輕哼一聲,手中拂塵一揮,一道青色匹練便是向李啟飛去。

    李啟臉色一變,身上的氣勢徹底升騰。

    “天罡盾!”

    李啟大喝一聲,一塊古樸的盾牌擋在了自己的身前,這片盾牌只有三尺大小,其上面刻畫著復雜的紋路,蘊含著強大的氣息,這是李啟所收集一件極為強大的防御圣器,李啟曾經使用天罡盾抵御住圣皇強者的一擊,面對鴻鈞,李啟不敢保留,一上來便是自己最強的手段。

    青光劃過天罡盾,一道裂縫出現在了盾牌上。

    噗!李啟臉色漲紅,一口鮮血噴灑而出,天罡盾與他的氣息相連,盾牌受損,李啟也是受到了反噬之力。

    “好,鴻鈞,此事李某記下了,待我返回宗門,稟明宗主,你們鴻蒙門等著承受我圣海宗的怒火吧。”

    李啟臉色青紅交替,目光中閃過出絲絲惡毒,轉身就要遁走虛空。

    “還敢威脅老夫,找打!”

    鴻鈞手中拂塵再次揮動,一道青光宛如瞬移一般,追上李啟,落在了其后背上。

    李啟再次噴出一口鮮血,其原本圣王巔峰的氣息此刻竟然跌落到了圣君巔峰,鴻鈞的一道青光整整打落了李啟一個大層次的修為。

    這一次,李啟已經不敢再說話,直接遁入虛空,消失不見。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