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學網 > 穿越小說 > 明廷 > 第四百三十八章 戰端又起

第四百三十八章 戰端又起

    張鳳翼擔心周正,要求周正留在兵部。

    周正也只得入職兵部,在兵部坐班。

    兵部掌握著全國各地的軍情,大大小小,林林總總的周正也都能看到,不看不要緊,這一看,連周正都覺得心驚。

    在二月的時候,亂軍進入河北,參將楊遇春大敗,亂軍直接攻克了順德,保定,進逼京畿。后面更是大敗左良玉,河北全境都有陷落的危險。與此同時,川軍大敗,秦良玉的兒媳張鳳儀在侯家莊差點被全殲。

    從北直隸,到山西,山西,四川等幾乎連成一片,亂匪在地圖上的勢力大的可怕。

    如果再勾連上山東孔有德的叛亂,貴州的土司作亂,大明整個北方,幾乎沒有一處安穩之地!

    張鳳翼不知道什么時候進來,見周正看的認真,便淡淡的道:“如果只是匪亂還好說,但他們破壞民生,加上不斷消耗的軍餉,無一不是在不斷拖累朝廷,不能長此以往。”

    周正被驚醒,連忙站起來,道:“大人。”

    張鳳翼擺了擺手,在周正不遠處的椅子坐下,嘆息的道:“朝野諸公無不憂心,卻也沒有什么辦法,只能傾力剿匪,再想其他。”

    明廷之前一直存在剿撫之爭,后來隨著主撫,剿撫并用等的失敗,朝廷無人再敢說什么剿撫,幾乎眾口一詞,全力清剿。

    周正知道朝廷的聲音,心里搖頭,道:“大人,匪亂之根不除,剿匪只能治標,解決不了問題。”

    張鳳翼看了他一眼,道:“你說的,誰都懂,可是辦法在哪里?”

    周正想了想,也是搖頭。

    現在是天災**,一來天災讓整個大明減產,百姓們衣食無著二來朝廷以及各級官員的催逼,貪污等等,簡直是一個無解的死循環。

    想要解決這個難題,首先就要打破這個死循環,打破死循環唯一的辦法,是由上而下大明決策層從根本上改變。

    溫和的手段是行不通的,只有暴力變革!

    這些話,周正自然不會說出口給張鳳翼聽,頓了一陣,道:“大人,是有什么事情來找下官?”

    張鳳翼唔的一聲,道:“近來彈劾滿桂,趙率教的奏本比較多,宮里不滿,你小心一點。”

    周正不確定是不是周延儒在出手,道:“是,謝大人提醒。”

    張鳳翼神色遲疑,想了又想,還是道:“現在剿匪缺銀,你能不能捐出一點?”

    周正明白張鳳翼的來意了,沉吟片刻,道:“大人需要多少?有多少能用于剿匪?”

    張鳳翼神色一動,站起來,躊躇的道:“八萬,不,五萬兩就夠了。”

    周正沒有猶豫,道:“好,下官等會兒就去籌備。”

    張鳳翼十分開心,笑著道:“好。我就在兵部等著,對了,用其他名義,直接給兵部,不要聲張。”

    周正微笑,道:“下官明白。”

    張鳳翼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又看了周正一眼,轉身走了。

    周正看著張鳳翼走了,心里嘆氣,國政大事,居然需要官員四處籌錢,還能有什么指望?

    周正很快就籌備好銀子,送給了張鳳翼,也知道張鳳翼的用處曹文詔急缺錢糧,這是給他征剿山西亂匪的前期錢糧。

    周正在兵部,縱觀了大明整個軍事情況,幾乎每一天都有各種戰報,獲勝的,失敗的,求援的,自殺的。還有就是,催要錢糧的。

    周正不清楚其他部門的情況,單說兵部,簡直是一個無底洞,什么亂子都有,看似是大明的高級衙門,實則一堆麻煩,連堂官張鳳翼都好像一個小吏一般,忙的是腳不沾地,事無巨細,愁苦萬分。

    到了五月份,曹文詔在山西剿匪獲得大勝,高迎祥等人只能突圍,沖入河南,而后又被逼得再次逃入陜西。

    官軍氣勢如虹,多路大軍圍追堵截,仿佛就要覆滅民亂,自然是一派喜慶。

    周正沒有那么樂觀,除了偶爾跟張鳳翼出謀劃策之外,周正基本上就是在班房看著各處簡報,以及靜觀朝廷變動。

    到了六月份,朝野期待已久的大變終于來了。

    首輔周延儒致仕,溫體仁上位首輔。

    周延儒在位可以說是庸碌無為,不知道多少人高興,就差歡送了。

    周延儒是戀戀不舍,卻也知道京城是是非之地,不能久留,第二天晚上,就帶著家眷悄悄的離京。

    溫體仁上位,并沒有帶來什么革新的氣象,朝野依舊混沌一片,各種事務堆積,每一項事情幾乎都爭吵個十天半月,而后推到乾清宮,崇禎無法決斷,只能開朝議,一次決定不了,就要兩三次,往往一件事要拖個個把月。

    周正對此是見怪不怪,全都當做看不見,依舊遙控著登萊以及東江鎮,不斷了解東江鎮,皮島的建設情況,并且不間斷的發布命令。

    六月中的晚上,周正從兵部出來,伸了個懶腰,習慣性的開始回府。

    沒走多遠,孟賀州就跟上來,在他耳邊低聲道:“大人,建虜有異動。”

    周正慵懶的神色微變,立即肅色的低聲道:“具體是什么情況?”

    孟賀州瞥了眼四周,道:“建虜正在集合兵馬,暫時不知道是沖著右屯,還是東江鎮。”

    周正皺眉,認真思索一番,道:“他們去年在右屯失利,知道不會那么容易取勝,多半是沖著東江鎮去的,皮島,旅順建的怎么樣了?”

    孟賀州連忙道:“旅順原本就是一個要塞,經過幾個月的建造,加上大炮,水師的庇護,易守難攻,比之錦州城還難。皮島在海外,有水師環繞,大炮護衛,建虜應該更難攻取。”

    周正思索一陣,道:“建虜如果剛剛動員,那么到皮島,旅順,起碼還得一個月。你通知遼東給我盯緊建虜的一舉一動!還有,命黃龍,何可綱嚴加戒備。再讓他們的上奏朝廷,要求我去坐鎮。”

    孟賀州立即明白,道:“是,下官這就去安排。”

    他剛要走,周正拉住他,沉吟著,道:“我再給祥云島去信,將庫存的大炮都發到皮島、旅順去。這兩地,決不能有所失!”

    孟賀州抬著手,道:“是!”

    周正深吸一口氣,大步向著周府。

    建虜又來,他又得離京。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