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學網 > > 隱婚契約:夜帝的專屬小甜心 > 第2024章 奇怪

    半小時后,車子到達鳳凰山附近,遠遠的就能看到山上的尚未被撲滅的火光。

    ‘司機,到了嗎?可以把車往山上開嗎?’藍草迫不及待的想要下車,不斷的問司機。

    然而,那個叫阿東的司機根本不理會她,而是繼續的開車。

    梁靜看不下去了,她低低的告訴藍草,“藍小姐,我們還沒有到鳳凰山,您先不要著急,慢慢來,否則出了意外就不好了。”

    “還能出什么意外?我媽媽和嘉嘉被困在上面,他們剛剛給我打電話求救,你要是聽到他們在電話里慌張恐懼的樣子,你就不會說到這么輕松了。”藍草冷冷的說完,再次讓司機開快點。

    不過,這個司機當然不會聽她的,該以什么樣子的速度開車,就是什么速度,一點也不受藍草影響。

    看著藍草焦急的樣子,梁靜再次勸道,‘藍小姐,你媽媽和弟弟都是有福之人,他們不會有意外的。’

    藍草抿嘴不說話,眼睛一直看向窗外,盯著不遠處的火光。

    “梁靜,你帶了可以讓小草安心的藥了嗎?給她吃一點,我uxiwang我的店門口是個”范冰晶忽然沉沉的問了一句。

    藍草不知道范冰晶為什么要怎么問,可梁靜卻清楚得很。

    范冰晶這么問,就是在提醒她,藍草一緊張,心臟就會劇烈跳動,從而導致昏厥,所以為避免這種情況發生,要給藍草吃能安定的藥。

    想清楚這點,梁靜開始忐忑了起來。

    要是范冰晶追究自己剛才故意隱瞞檢查結果一事,那就糟糕了。

    還好,范冰晶并沒有多說什么,而是閉上了眼睛休息。

    雖然能看到鳳凰山上的火光了,可真要開車到達那里,卻還有相當的距離,且是路況不怎么好的山路,一路非常的顛簸,有時候整個車廂都在晃動……

    眼看又過了十分鐘。藍草忍不住問道,“司機,怎么還沒到啊,還要多久?”

    那司機依舊不回應藍草。

    要不是之前聽到司機和范冰晶的對話,藍草都要以為他是個啞巴。

    “藍小姐,我們現在行駛在盤山公路上,路況不怎么好,我們就讓司機專注開車好了,要是您感覺不安,您就先閉上眼睛緩和一下緊張的情緒。”梁靜微笑的安撫藍草。

    “謝謝你的安慰,不過我現在連閉上眼睛都覺得吃力,我必須要清楚我媽媽和弟弟他們都安好,對了,還有我的外婆,不然我……”

    藍草說不下去了,雙手趴在車窗,眼睛直盯著鳳凰山方向。

    她越是這樣子,梁靜就越擔憂,可范冰晶在旁邊,她也不好多安撫藍草。

    最后終于到達鳳凰山的山腳下時,已經又過去半小時了。

    此刻,山腳下圍滿了人,他們都是附近的居民,過來看熱鬧的。

    現場有些穿制服的人在維護秩序,不讓人群往山上跑。

    整座山,只能出,不能進。

    現場雖然很熱鬧,但藍草依舊沒有看到來滅火的消防設備和人員。

    藍草可沒空去想為什么,車一停下,她就要推開車門下車。

    結果,車門推不開。

    她看了看旁邊的范冰晶,發現她依舊閉目養神,一點也沒有要下車的意思。

    藍草遂對扭頭對司機說,“司機大哥,請開一下門,我要下車了。”

    這一回,司機開口了,冷淡的問,“冰晶夫人有允許你下車了嗎?”

    下車還要范冰晶同意?

    藍草很是惱火,忍不住嗆聲,“真是笑話了,都到了目的地了,下個車怎么這么麻煩?我要下車,為什么要經得冰晶夫人的允許?”

    梁靜一聽,很是忐忑的提醒了一句,“藍小姐,您不要說了……”

    “我為什么不能說?梁醫生,你不覺得奇怪嗎?下個車都要別人同意,那我算什么?難道我是那個人的奴隸不成?”

    “真要說你算什么,那么,你恐怕不配和奴隸做比較。”范冰晶淡淡的開口。

    什么?

    不配和奴隸做比較?

    藍草撇撇嘴。

    她一直知道范冰晶不喜歡自己,也看不起自己,可她不曾想到如此優雅的貴夫人,竟然把自己跟奴隸做比較。

    不,范冰晶的意思是,她還不配和奴隸做比較呢。

    呵呵,這到底是有多么討厭自己,所以才會說出這樣傷人的話來?

    范冰晶的話讓藍草受傷了,可她沒空理會這些,她急著要下車確認母親和弟弟是否安全。

    想到這里,藍草裝作聽不見范冰晶的話,禮貌的問道,“阿姨,現在已經到山腳了,我可以下車了嗎?”

    范冰晶依舊閉目不說話。

    這時,司機把一個黑色交給了梁靜,“你讓她戴上這個再下車。”

    “這是什么?”梁靜好奇的問。

    “口罩和墨鏡。”司機淡淡的說完,自己就先打開車門下車了。

    藍草也跟著要下車,這時,那司機仿佛閃電一般,動作非常快的來到她的車門這一邊,把她推開的車門又給關上了。

    梁靜打開包包,里頭果然是口罩和一副墨鏡,另外還有一條黑色的頭巾,她并沒有多想,以為阿東是為了藍草好,這些裝備是在保護藍草,不讓她吸到火災現場的濃煙,把口罩遞給藍草,“藍小姐,這里煙霧很大,您戴上口罩吧。”

    藍草也不疑有他,接過口罩就戴上了,然后又是墨鏡。

    可當看到那條黑色的頭巾時,她皺眉,“我不戴這個。”

    “您還是戴上吧,這里火災現場,煙灰比較多,您戴上可以保護您的頭發,不然有火星飄到您的頭發上面,那可就不妙了。”為了讓藍草能快點下車,梁靜可是委婉的做出解釋,其實,她也不清楚司機讓藍草戴頭巾的用意是什么。

    藍草一聽,覺得也有些道理,于是拿過頭巾就往頭上戴了起來。

    好吧,既然是為自己著想,那她就照做就好,只要能早點下車就行了。

    藍草戴好這些之后,梁靜看著她,差點就要笑了。

    本來那么漂亮的一個女孩子,戴上這些東西之后,怎么覺得有種奇怪的感覺?

    如果藍草身上再穿著一套黑色的衣服的話,那就更像某些不能露臉的女人了。

    戴上這些裝備之后,藍草禮貌的問旁邊的人,“阿姨,我可以下車了嗎?”

    :。: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