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學網 > 玄幻小說 > 萌妻十八歲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悔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悔

    查蕭玉,關于學習好和乖巧,這兩件東西你自己有嗎?

    他曾經問過自己,然而他回到自己的是肯定的兩個字“沒有”!

    所以這個男生想到這里的時候,居然覺得好笑,后悔有什么用?后悔就能夠回到當初嗎?

    時間是不可以倒流的,既然知道后悔,竟然知道小時候要做一個好學生,小時候要做一個乖巧的孩子,那我現在現在努力,不然來得及嗎?

    既然像是亡羊補牢猶未遲也一樣,那樣是可以試試的,現在就努力工作,現在就認真地做人,雖然不能夠改變自己的性格,雖然開朗的還是開朗的調皮的還是調皮的。

    查蕭玉想,從今以后,要好好地工作,同時,努力地追求童小顏。

    “爸爸,我也想通了,你在世的時候曾經跟我說過,你說我應該努力的追求自己的愛情,你知道我喜歡卓秦風,所以你鼓勵我,你也幫助我一定得到卓秦風,一定要夾住卓家,但是我那個時候似乎心情有些高,我覺得秦風看不上我,所以我就不愿意屈從自己,我就不愿意讓自己受氣,所以我碰上了黨廉政,所以我想著和黨廉政交往,氣死卓秦風,然而誰知道秦風一點也不在意,我其實嫁給黨廉政,他也不會在意的。所以我還是選擇了離開黨廉政,雖然離開黨廉政,并不是我自愿的,而且是黨廉政,背叛了我,他讓別的女孩子懷孕了”

    任菲菲一邊說著話,一邊哭泣著,這個女孩子聲音顫抖起來,還真的是蠻可愛的,還真的是蠻可憐的。站在一旁的這個男人,很想走過去將這個女孩子融入懷中,很想好好地安慰這個女孩子,不是以男友的身份,不是以一個男人的身份,而是以個朋友的身份,但是老板有沒有把自己當作朋友?

    一定沒有!

    因為平時這個女孩子對自己只是大呼小叫的,然而自己只是一個打工的,又不敢和老板對著來,也不是完全不敢,只是不想。

    查蕭玉對于任菲菲的這種大呼小叫,對于任菲菲的任性,對任菲菲的粗魯,對別任菲菲的破口大罵,對別任菲菲的無理取鬧,對任菲菲的羅嗦,對于任菲菲的教育,等等,這些,他都覺得習以為常,他不覺得是一種侮辱,他也不覺得是一種欺負,他更不覺得是一種受氣,他只是可以承受這些,他只是覺得是一種享受一樣,他只是覺得自己真的是很賤,聽見任菲菲對自己破口大罵的時候,他都覺得無所謂一樣,反正人家是女孩子,罵一句有什么關系,自己雖然是這個女孩子的手下,雖然為這個女孩子打工,但是他覺得這個女孩子不像是自己的老板。

    “爸爸,我決定了,我一味地在這里后悔是沒用的,我覺得過去的時間就過去了,我覺得過去是一個再怎么調皮搗蛋的女孩子都沒有用的,我覺得過去的學習不好也沒有用了,我覺得后悔這些都沒有用了,關鍵是現在,你也說過,過去怎么樣不重要,現在怎么樣才是最重要的,現在我一定要聽你的話,但你活著的時候我沒有聽話,但是我想現在應該聽話了,我應該好好地珍惜這份愛情,我應該好好地去追求卓秦風,我應該以各種手段讓秦風屈服,我應該讓秦風回到我的懷抱里,還有我要好好地工作,把公司做得風生水起,我要讓任時地產超越卓識地產!”

    是吧

    查蕭玉聽到這里的時候,他覺得有一種共鳴的感覺。他自己就是這個意思,他自己就是覺得,好好地工作的同時,也不要放棄了自己當初心中的那一份愛戀。然而現在聽見自己的老板居然和自己的想法是一模一樣的,與其在這里懷疑人生,與其在這里后悔,與其在這里把腸子都悔青了,還不如好好地珍惜當初的諾言,還不是好好地工作,還不如好好地爭取當初的那一份愛情。

    也許自己做出一把努力,就不會后悔,也許將來就不會和現在一樣的后悔。該努力的時候就得努力,該爭取的時候就得爭取,該工作的時候就得工作,該傷心的時候,也許就得傷心。

    查蕭玉明白,傷心的時候,就得傷心,后悔的時候,其實不要后悔,因為傷心過后會明白很多事情,會讓自己頓悟,這也許就是一種哲學理論,當忍受挫折的時候就會上進,就會出成果。

    當然當自己后悔的時候,那是在耗費時間,因為后悔沒有任何的后果,如果說有后果,那么是不好的后果,因為后悔只是讓自己的心里難受,讓自己的時間白白的溜了。然而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奮起努力,要好好地干好每一件事情,以免今后自己后悔。

    也許現在努力了,也許現在沒有錯過,以后就不會后悔。

    “爸爸,我發誓,我一定要得到秦風,我一定使出各種手段,不管你欣賞還是不欣賞,不管你同意還是不同意,因為你活著的時候就是這么教我的,要聽自己的心聲,要按著自己的想法去做事,不要畏首畏尾,不要被人左右,我想以我的方法,以我的方式去追求秦風,不管他的心里有沒有我,不管他的心里是不是只藏著學院的那個球女人童小顏!但我覺得我比童小顏高貴,我比童小顏聰明,我更比童小顏能干,我還比童小顏富有不不不!爸爸,現在童小顏的身價已經不一樣了,童小顏擁有了童話地上所有的股權。”

    童小顏?

    查蕭玉從自己的老板的口中聽到的這個熟悉的名字,聽到了這個讓自己心動的名字。

    他很想阻止老板繼續說下去,他認真地聽著,但是他不敢回話,他害怕極了,老板,因為他不希望老板針對童小顏,因為童小顏是自己要努力追求的這份愛情。如果有機會他一定會讓老板放過童小顏,他一定不會讓老板不要為難童小顏,因為童小顏也有自己的追求,因為她想解釋,童小顏,其實和卓秦風已經沒有關系了。不應該再傷害童小顏,既是他要追求卓秦風,也不應該拿童小顏出氣。

    因為童小顏已經選擇了離開卓秦風。

    “任總裁,童小顏和卓秦風已經分手了”

    “閉嘴!他們兩個是什么關系我還不清楚,你知道什么?你只是天天游游蕩蕩,我自己的事情我還不明白嗎?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你老是惦記著那個童小顏是不是?那你就拿出自己的毅力來,你努力去追求童小顏呀,你追求童小顏,那么卓秦風不就是我的了嗎?也就怪你們這些人,一天到晚只知道叫,一天到晚也不付諸于實際行動,你又不追求,又不爭取,童小顏,就算是心里有你,也不敢和你交往,也不能和你交往,因為你沒有給童小顏機會,何況現在童小顏的心里根本就沒有你,像那種女孩子怎么可能看得上你?你是個什么東西?”

    什么東西?

    查蕭玉心里像明鏡似的,他理解自己的老板說自己什么東西都不是,那么包含的兩層意思,首先自己沒有才華,在才華上就不及學院路那個女孩子,然而在經濟方面也是不如別人的,根本就不如童小顏,童小顏現在的身價,所有人都知道他認得自己的親生父親,他有自己的親爺爺,然而,童話地上所有的股份都是這個女孩子的。

    所以無論是從經濟方面還是才華方面,童小顏都是一流的,然而自己是什么?

    自己什么都不是,自己只是個打工的,沒有房子、沒有車子、沒有存款,也沒有才華,什么都沒有,怎么去追求人家?

    怎么樣得到童小顏的青睞?

    “任總裁,我”

    “查蕭玉!我在說話的時候,你不要插嘴。平時你還沒有習慣吧,我在和客戶說話的時候我就叫你不要插嘴,你不是都已經習慣了這個規律嗎,為什么在這里你卻不能夠聽話?你知道嗎?我在和我的父親說話,你在旁邊講什么話?這里有你的什么事情?我覺得你應該考慮考慮清楚,我和我的父親說話和你一點關系也沒有,你不可以在這里吵了,你三番五次地在這里多嘴,一直在后面看著我,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想打我的主意嗎?你覺得卓秦風不要我了,你就有機可乘吧?我告訴你,我們之間什么戲都沒有,你只是一個員工,老老實實干活就行了,不要以為趁我脆弱的時候你就可以迎難而上是干嘛。”

    打主意?

    查蕭玉差點就笑了出來,還真沒有想過,怎么可能對自己的老板這種想法?

    絕對不可能的!

    如果有這種想法天打雷劈,如果有這種想法立即跳進黃河,也不要活在這個世界上,誰會喜歡自己的老板?

    誰會喜歡一個這樣的刁蠻任性的女子?

    這個女子完全不及童小顏,從哪一個方面都不及童小顏,童小顏是如此的乖巧,童小顏顯示如此的才華橫溢,童小顏又是如此的癡情多情,專情,反正想來想去就覺得童小顏才是適合自己的女子。

    然而自己眼前的這位老板,壓根就不適合做一位賢妻良母,壓根就不適合作為一位女子的形象存在

    “任總裁”

    查蕭玉,除了這三個字,立馬就剎車了,立馬就停止的說話的聲音。

    因為他剛剛聽見了自己的老板叫自己不要說話,那么就不說話。反正現在在這個陰陽怪氣的地方說什么話都覺得怪怪的。

    難道好自己的老板說一些亂七八糟的話嗎?

    難道要說自己的老板錯了嗎?

    難道說自己的老板想多了吧?

    難道說自己心里壓根就不認為自己的老板有什么好嗎?

    這些話怎么可以說?

    所以還是不說話了,反正也沒有說話的權利,反正在這里說話也會挨罵,與其挨罵還不如安安靜靜地呆在一旁想著事情,想著學院路那個女人童小顏,也許是該努力的時候了,也許是該努力把童小顏追到手的時候了

    “爸爸,我知道,現在我說什么后悔的話都沒有用了,我也知道你對我的期望。你想我好好地接管這個公司,你無非是想超越卓識地產,這個愿望我一直都知道,其實我很懂你卓叔叔之間的那種關系,你們雖然是同學,但是我明白你們兩個人之間是存在競爭的關系,你們兩個人之間還存在為了某種女人之間的競爭的關系,我覺得你沒有得到姚佳麗老師一定一直懷恨在心,你也是的,人家是一對,你摻和什么呀?不過吧,你既然喜歡姚佳麗老師,我一定會替你完成這個愿望,我一定會卓秦風娶了我,然后讓卓識地產消失不見!”

    消失不見?!

    查蕭玉聽到這個詞的時候,心里打了一個寒顫,原來老板是這個意思,原來老板對卓秦風的感情早已變了,原來老板并不是真心的愛卓秦風,老板只是想嫁入卓家,想擁有整個卓家,想由此改名換姓,想任時地產超越卓識地產,想讓卓識地產,從這個世界上消失殆盡。

    這個瘦弱的女子,居然有如此大的報復,這個平時看似無憂無慮的女子,這個看上去無所畏懼的女子,居然有轉入此壓抑的報復,也就是和自己一樣嗎?

    雖然看上去吊兒郎當,雖然看上去什么事都沒有,但是心里卻隱藏著一個人天大的秘密。

    “查蕭玉!走!回家!”

    任菲菲說完,這話之后,猛地站了起來,拍拍膝蓋上的泥巴,然后向自己的父親行了一個里,猛地轉身,快速地往外面走去,沖向自己的車子,一邊走一邊命令著這個男孩子走人。

    然而那么利索,那么有力氣地回到了車里,往后座上一躺,然后甩掉自己的鞋子,那些沾著泥巴的鞋子就那樣“砰”的一聲掉在車的地毯上,然后這個女孩子一下子就倒下了,又像是累了,就像是困了,閉上了眼睛,雙手遮住眼睛,因為任菲菲覺得外面的光線有些刺眼,這種光線比較陌生。

    任菲菲隔著自己的手都能夠感覺到,亂墳崗的燈光是如此的不一樣,墳墓的燈管的光線透過車窗照了進來,看著如此的不舒服,讓自己的雙眼是如此的難受。

    也許是這樣的,也許是因為剛剛哭過,也許是因為自己的眼睛有些疼痛,所以這個女孩子閉上了眼睛,漸漸地覺得自己有些困意,漸漸地覺得自己像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這個女孩子似乎見到了自己的父親,似乎覺得自己那個活生生的父親在前面,開著車,替他開路,替他擋下所有的風寒,但是但這個女孩子猛地一下坐起。

    發現開車的是查蕭玉!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