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學網 > 都市小說 > 特種猛龍在都市 > 第1175章 明修棧道

第1175章 明修棧道

    第1175章明修棧道

    “老子聽明白了!”王鐵道:“你特么的是想耍我們吧?”

    說這話的功夫,毛晨雙手一抬,直接掀翻了辦公桌。

    “嘩啦!”桌上一堆的零碎全都散落在地上。

    張霜腳下電梯,借助老板椅的滑輪躲了過去。

    “毛子,弄他!”王鐵招呼一聲,毛晨也要動手。

    “住手!”劉小兵開口,阻攔了沖動的兩個人。

    王鐵不解的道:“小兵……”

    “沒必要的動手的事情!”劉小兵道。

    “還沒必要動手?這孫子耍我們!”王鐵真是急了。

    劉小兵道:“張霜是吧?你很懂法嗎?”

    張霜攤了攤雙手,說道:“一點點,不過對付你們這些連腦子都沒有的小流氓,綽綽有余!”

    王鐵到真是個暴脾氣,上去就抓張霜的衣服領子要打人。

    張霜笑了,說道:“來,動手,我這辦公室里都是攝像頭,敢打我?我就干保證你能在看守所里住上半個月!”

    “王鐵,放開他!”劉小兵再次開口。

    王鐵權衡再三,聽了劉小兵的話。

    張霜笑了,笑的特別的得意,一種把人玩弄于鼓掌的感覺。

    劉小兵繼續說道:“買賣不破租賃,這句話你聽過嗎?”

    “笑話!”張霜道:“你這個文盲跟我**律?哈哈哈!”

    劉小兵也笑了,說道:“我還可以告訴你,作為租賃人,我有權成為首位房產購買者!”

    “滑稽!”張霜道:“產權已經在我的名下,白紙黑之寫著,你跟我吹什么牛皮?”

    “別驕傲,咱們法院見!”劉小兵笑了,轉身就走。

    王鐵和毛晨一看這陣勢,也沒有說什么,跟著離開了。

    “草!”辦公室的門才關上,張霜就開始發怒了,瘋狂的砸東西,大罵道:“你這個土老帽,特么的給我**律,你怎么不去死啊!”

    上了車以后,王鐵才問道:“小兵,你剛才說的是啥意思?”

    毛晨道:“嚇唬他呢吧!”

    劉小兵道:“沒空讀書,有空該多看看新聞,買賣不破租賃,這是法律規定的!”

    “啊?”兩個人都呆呆的看著劉小兵。

    劉小兵繼續說道:“舉個例子,王鐵你的房子租給我三年,但是你轉手把房子賣給了毛晨,毛晨成為了新的房主,但是他無權趕走我,因為我有租賃合同,這就是買賣不破租賃!”

    “我擦!”王鐵道:“這么說,按照法律的規定,這地皮還是咱們租下來的?”

    “沒錯!”劉小兵道:“而且根據法律規定,賣家出售房產前,需要通知租賃者,確認租賃者無能力購買,才可以出售!”

    “這是啥意思?”毛晨道:“咱們還能把這地皮給徹底買下來?”

    “對!”劉小兵道:“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打官司,看看我們誰贏得過誰!”

    “哈哈哈!”王鐵大笑起來,說道:“還是小兵厲害,這事還真是不用動手啊!”

    毛晨道:“還是多讀書好,會用法律武器捍衛自己的財產啊!”

    ……

    深夜時分,金銘依舊在隅安公司辦公室內奮斗,回青江以后,他幾乎沒有閑著,甚至沒離開過公司。

    電腦屏幕上是公司的股價,已經連續半個月持續走低。

    巔峰時期,隅安公司的一張股票價在300元上下,而如今已經下跌到了80元。并且不斷有大批無知的股民拋售隅安的股票。

    這當然不是空穴來風,隅安公司曾經投資過黑石娛樂公司。

    現如今黑石被查封,四大當家人死的死,逃的逃,還有一個在大牢。

    這樣的形式下,人人自危,外界關于隅安公司的新聞更是層出不窮。

    黑石集團不過是隅安公司豢養的打手集團,專門干那些見不得人的事情。

    更有新聞媒體深度挖掘隅安公司的發家史,互聯網上的風向基本是一邊倒。

    這一切,都是林家的陰謀,先前利空空殼公司瘋狂的購買隅安公司的股票。

    近期正在瘋狂的拋售,絕大多數的股份都是跟著林家一起拋售股票,成為股市上的韭菜,被人一波一波割干凈。

    有人拋售就有人接手,當然接手的還是林家的公司,最終的目的是買入隅安公司的所有股票,然后股票轉移到林家成一個人的名下,他就會成為隅安公司名副其實控股人,最終將秦軍踢出局。也就順理的接受了秦軍的公司。

    這樣的套路,金銘干過,當年搞藍氏集團的時候,就是這樣抄底買股票,最后控股公司,更名為大秦集團。

    這樣的悲劇,金銘不可能讓他發生,他要做的就是護盤,只要有人拋出隅安公司的股票,不問價格,一律買入。

    如此一來,林家就會頭疼了,高買低賣,目的就是迷惑群眾,從而以最低價格獲得全部股票。

    但是,有人高價收購,那么民眾看到了希望,就會猶豫不決,是否要繼續拋售股票,股價就會回溫。

    說到底,就是一場燒錢的戰爭,比的是林家的錢多,還是秦軍的底子厚。

    而事實是,林家的財力太雄厚了,隅安公司成立不到十年,財力遠遠不及林氏集團。

    現如今,金銘手上可以使用的流動資金已經不多了,馬上捉襟見肘,四處周轉,卻也沒能拿出一筆巨資。

    一旦金銘停止買入股票,林家必然會瘋狂的反撲,那后果不堪設想。

    “嗡嗡嗡!”金銘桌上的手機震動起來,是秦軍打來來的。

    “大軍!”金銘抓了一把頭發,聲音有些滄桑。

    “怎么樣了?”秦軍靠在酒店的套房里,享受著女技師的按摩。

    金銘道:“公司沒錢了,這么干下去真的扛不住了,你跟梁王聯系了沒有?到底能不能借錢?”

    “能!”秦軍道:“但是這個游戲,我不準備這么玩!”

    “什么意思?”金銘道。

    “馬上你就知道了!”秦軍道:“別累著自己,好好休息幾天!”

    “休息?”金銘道:“你趕快把資金打到公司賬上,我這邊火燒眉毛了!”

    “不急啊!”秦軍道:“你先回家好好休息,明天養足精神,我再給你好好聊聊!”

    “大軍,你認真的嗎?”金銘感到了不可思議。

    “認真的,千真萬確!”秦軍道:“好好休息,美好的事情即將發生!”

    說完,電話掛斷了,金銘無奈的搖了搖頭。

    他當然了解秦軍,如果不是勝券在握,他不會這樣有自信。

    倒是秦軍的自信到底從哪里來?這是個問題。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