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學網 > 穿越小說 > 漢天子 > 正文 第一千六十四章 二次作戰

正文 第一千六十四章 二次作戰

    聽聞劉章的話,陰麗華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柔聲說道:“太原王說的這些事,我早已知曉。”

    在未央豢養虎豹的是辛零露,那是陛下的救命恩人。至于在朝為官,這說的比較夸張,其實只是個長安樂府令而已,一個無關輕重的閑職,是陪著陛下解悶子的。

    見自己挑撥不成功,劉章也沒話講了,在陰麗華這里又少坐了一會,他便垂頭喪氣的起身告辭。

    臨走之前,他還給劉陽這個小堂弟留下不少從長安帶回來的特產和禮物。

    劉章求助陰麗華無果,最后也只是老老實實的奉旨去了平陰。

    長安。在劉章走后,劉秀抽調岑彭到三輔。

    岑彭率領南征軍,駐守南郡,抵御住蜀軍多次的入侵。

    現在蜀軍已撤,南郡戰事趨于平緩,劉秀便把岑彭暫時抽調到三輔,令在南陽屯田的李通,暫時接掌南征軍,繼續駐守南郡。

    事有輕重緩急,目前劉秀的戰略重心就是隗囂,他要盡可能的集中己方的力量,給予隗囂致命一擊。

    上次的漢陽之敗,讓劉秀也是吃一塹長一智,不再對隗囂抱有輕視心理。

    隨著岑彭抵達長安,漢軍中的主要將領,幾乎都集中在三輔。

    像大司馬吳漢,征南大將軍岑彭,建威大將軍耿弇,征西大將軍馮異,虎牙大將軍蓋延,以及銚期、馬武、王霸、祭遵、傅俊等等。

    看得出來,劉秀這次是把所有能調動的將領,都調到了三輔,橫下一條心,就是要與隗囂決一死戰。

    十月,秋收結束后,一批批的糧草、軍備物資,源源不斷地運送到長安。劉秀苦等的秋后算賬終于完成了前期籌備。

    接下來,二十多萬的漢軍,蓄勢待發,只等著天子一聲令下,直撲漢陽,再打一次漢陽之戰。

    未央宮,宣室殿。劉秀沒有坐在御座上,而是站在大殿的中央,群臣圍成一圈,在人群的正中央,鋪著漢陽的地圖。

    馮異手拿一支竹棍,指著地圖,講解道:“目前,隗囂在漢陽的上邽,據探,上邽內外,屯兵不下二十萬,甚至有可能是三十萬眾。”聽到這里,劉秀以及群臣不約而同地瞇了瞇眼睛。隗囂在涼州這些年,家底子是真的夠厚,現在距離安定之戰也僅僅過了半年而已,要知道安定之戰,隗囂的十萬大軍灰

    飛煙滅,但在這么短的時間里,他竟然又籌集出近三十萬的大軍,恢復之快,著實是令人震驚。

    吳漢問道:“公孫,這次隗囂沒有分兵駐守漢陽的各處要地?”

    馮異搖搖頭,說道:“根據我方的探報,隗囂的兵馬都囤積在上邽。”

    吳漢微微蹙眉,看向劉秀,說道:“陛下,隗囂這是在以不變應萬變啊!”

    劉秀點了點頭,認為吳漢的分析沒錯。己方對隗囂兵馬的動向掌握得很清楚,想來,隗囂對己方兵馬的動向,也同樣掌握的很清楚。

    很顯然,隗囂是看出了己方要對漢陽進行二次進攻,隗囂也做好了響應的準備,這才把全部的兵馬都囤積在上邽。

    耿弇說道:“上邽城高墻堅,易守難攻,隗囂是打算在上邽,與我軍決死一戰?”

    劉秀搖搖頭,說道:“應該不會,想來,隗囂可能打算先看清楚我軍的進攻部署,然后再做相應的排兵布陣!”

    吳漢連連點頭,說道:“陛下言之有理!倘若隗囂放縱我軍攻到上邽城下,隗囂的處境就太被動了。”

    劉秀背著手,低頭看著地圖,沉思許久,說道:“既然隗囂想先看清楚我軍的進攻動向,那就成全他好了,我軍先派一路兵馬,進入漢陽,看他隗囂如何應對。”

    眾將沒有立刻接話,仔細琢磨劉秀的話。過了一會,還是吳漢率先附和道:“陛下言之甚善,微臣贊同!”

    耿弇、岑彭、馮異亦同時說道:“微臣贊同!”

    劉秀問道:“這支先鋒軍,兵馬不宜太多,最多可為兩萬人,不知哪位將軍愿率兵出戰?”還沒等群臣們說話,劉秀緊接著補充了一句,道:“是隨我出戰!”

    聽聞他的后半句話,群臣臉色同是一變,急聲說道:“陛下……”

    劉秀向眾人擺擺手,說道:“先鋒軍要率先進入漢陽,直面隗囂的三十萬大軍,一旦遇敵,是戰、是避、還是撤,都需立刻做出決斷,有我在軍中,最為合適。”

    見群臣還要勸說自己,劉秀沉聲說道:“誰都不必再勸,我意已決!”

    眾人面面相覷,都把到嘴邊的話咽回到肚子里,不再言語了。劉秀環視眾人,問道:“誰愿隨我一同出戰?”

    “陛下!微臣愿往!”在場的眾人,有一個算一個,同時拱手施禮,主動請纓。

    劉秀的目光在眾人臉上一一掃過。吳漢肯定是不能動的,他要留守長安。

    長安乃三輔之核心,是三輔的定海神針,三輔穩定,漢軍的大隊人馬才能在漢陽安心作戰,三輔生亂,前線的漢軍必然大亂。

    所以,長安是漢軍后方的重中之重,既是漢軍強有力的后盾,也是漢軍后勤補給的總核心。留下吳漢駐守長安,劉秀最為放心。

    耿弇、岑彭、馮異、蓋延,也都不能動,他們皆為漢軍之統帥,是最鋒利的那把劍,只有在統帥大軍作戰上,才能體現出他們的價值。

    至于銚期、馬武、王霸、祭遵、傅俊等將,劉秀也不想動,想把他們留在己方的主力大軍當中。

    思前想后,劉秀的目光落在來歙身上,說道:“來大夫隨我出戰!”

    誰都沒想到,劉秀選了一大圈,最后竟然選中的是來歙。

    來歙不是武將,而是一名文官,來歙會不會統兵打仗,眾人都不是很清楚,陛下要帶來歙出戰,這不等于是帶個累贅嗎?

    眾人齊聲說道:“陛下三思啊!”

    “我考慮的很清楚,來大夫再合適不過!”說著話,劉秀看向來歙,問道:“來大夫,你可愿隨我出戰?”別人都是一臉的憂慮,來歙倒是很興奮,熱血沸騰,臉頰漲紅,他向劉秀一躬到地,聲音顫抖地說道:“微臣愿隨陛下出戰,與賊一決雌雄,縱然馬革裹尸,微臣亦死而無

    憾!”

    聽了他的話,劉秀欣慰地連連點頭,而其他眾將,皆有扶額的沖動,這還沒打仗呢,你說什么死不死的,還馬革裹尸,這也太喪氣了。

    劉秀會選擇來歙,的確是經過深思熟慮,他自身就是一名馬上皇帝,領兵打仗,如家常便飯,選一名同樣會領兵打仗的將領隨自己出戰,意義不大。

    來歙雖是文官,但頭腦機敏,遇事沉著冷靜,在來歙身上,能看到一股子臨危不亂的大將之風。

    另外,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來歙對隗囂那邊的情況較為熟悉,與隗囂那邊的許多將領,也都有深厚的私交。

    己方進入漢中與隗囂作戰,或許還可以通過來歙的關系,說服敵方將領歸降。

    劉秀說道:“我與來大夫率軍進入漢陽后,諸君留守三輔,不可輕舉妄動,先靜觀其變,看隗囂如何應對,我軍再做相迎之部署。”

    說著話,他看向吳漢,說道:“子顏,你留守長安!”

    “陛下,微臣……”

    “此戰,長安關系三輔,三輔關系我軍之成敗,子顏需留守三輔,穩固我軍之后方!”劉秀不容拒絕地說道。

    吳漢暗嘆口氣,感覺不管到什么時候,陛下都把自己留在最后。從洛陽出兵的時候,陛下留自己守洛陽,現在從長安出兵,陛下又留自己守長安。

    用現代的話講,吳漢這位大司馬,都快成后勤部部長了。

    安排完吳漢,劉秀看向耿弇、岑彭、馮異、蓋延四人,說道:“我不在軍中期間,君然可為主將,伯昭、公孫、巨卿為副將,遇事,主副商議,再做決斷!”

    岑彭沒想到劉秀會讓自己做主將,他連忙拱手施禮,說道:“陛下,微臣初到三輔,只怕……難以擔此重任!”

    耿弇、馮異、蓋延的軍功,都不在自己之下,要說資歷,馮異、蓋延更在自己之上。

    而且,他剛剛被抽調到三輔,一下子就把提拔為全軍主將,他多少也擔心耿弇、馮異、蓋延會不服氣。

    將帥不和,乃軍中之大忌,現在不把話講清楚了,心中埋下芥蒂,等上到戰場,連后悔的機會都沒有。

    劉秀正色說道:“君然于南郡,率南征軍,屢次擊潰蜀軍之進犯,屢次以弱勝強,屢次立下奇功,又有什么重任是君然擔不起來的?”

    說著話,他環視眾人,問道:“君然為主將,諸君可有不服?”

    耿弇、馮異、蓋延異口同聲地表態道:“微臣心悅誠服!”

    三位大將軍都表態了,其余眾將自然也沒什么好矯情的,紛紛拱手應道:“微臣心悅誠服!”

    劉秀點點頭,含笑看向岑彭,拍拍他的胳膊,笑道:“君然就不必謙讓了。”

    大家都是老熟人,都是跟著劉秀在河北打天下的老戰友,老兄弟,誰有多大的本事,心里都是一清二楚。

    就綜合實力而言,耿弇、岑彭、馮異、蓋延都差不多,這個主將,無論讓他們四人中的任何一人來做,另外的三人都不會不服。

    要說他們的差異,也就是個人的風格不太一樣。

    耿弇屬于打仗十分飄逸的那種,而且善用騎兵,在他指揮下的騎步配合,那是出神入化。

    馮異的風格是穩重中透著詭譎、奸詐,看起來好像不聲不響,一副無害的樣子,但冷不丁的就能給敵人出其不意的致命一擊。

    蓋延的風格偏向于兇狠好斗,十分剛猛,打正面的軍團戰,蓋延絕對是頂尖級的帥才。至于岑彭,屬典型的攻守兼備。岑彭給人的印象更多的是善守,以前在南陽,他抵御舂陵軍、綠林軍,讓起義軍們可是吃足了苦頭,后來歸順劉秀,他駐守南郡,抵御蜀

    軍,又讓蜀軍吃足了苦頭。其實,岑彭打進攻也是十分了得的,最典型的戰例,就是對秦豐的作戰,把秦豐打的是一敗涂地,毫無脾氣。劉秀與諸將商定好作戰部署,而后,讓眾人回去準備,出征的時間,就定在十月中旬。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