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學網 > 言情小說 > 晚安,參謀長 > 正文 【2697】這里不歡迎你!

正文 【2697】這里不歡迎你!

    張曦許是走的太急,整個人直接撞在一個堅實的胸膛。

    剛要開口罵的時候,卻將所有的話全部咽在了肚子里。

    季非離看著懷里的人,咬牙問道,“張小姐,你還想賴到什么時候?”

    說完,一把推開她。

    拎著早餐緩緩的走在安琪的面前,寵溺般的摸了下她的發絲,再道,“我給你買了雞湯,趁熱趕緊喝吧。”

    張曦見狀,整個人的心直接跌入深淵。

    他們竟然在自己的面前如此恩愛,甚至還直接把自己視為空氣。

    想著,心里的怒火熊熊燃起,前,直接將餐盒打翻。

    她的心里漸漸的得到一絲快感,“季非離,你為什么要這樣待我?”

    “啊!”

    安琪不由的尖叫一聲。

    下一秒,白而光滑的手立馬變得通紅起來。

    季非離下意識的抓起安琪的手,吹了吹。

    安琪實在過意不去,只好勉為其難的說著,“我沒事。”

    “你的手已經被燙紅了,我現在就幫你把醫生叫過來。”

    季非離說完,直接轉身準備離開,可是卻被安琪攔了下來,“我真的沒事。”

    “可是……”

    季非離的話戛然而止下來。

    隨后將目光看向了張曦,咬牙說道,“張曦,你是故意的。”

    “是,我就是故意的。”張曦并沒有否認,反而扯在嗓子再道,“我就是不想看見你們在我的面前秀恩愛。”

    “不可理喻!”

    季非離一把將安琪橫抱在懷里,大步流星的朝門口走去。

    張曦直接沖在季非離的面前,張開雙臂,“你們去哪?”

    “我們去哪與你有什么關系嗎?還是說我們要經過你的同意才可以離開?”

    季非離神色透著濃濃的不悅,語調更是生硬的說著。

    張曦扒著季非離的胳膊,哭喊著,“放開她,你只能屬于我一個人。”

    季非離往后退了幾步,直接和張曦保持了距離,“張小姐,我再警告你一遍,我們之間沒有任何感情,所以請你不要在這里胡言亂語。”

    “她明明都對你產生了質疑,可是你為什么還要留在他的身邊,難道你真的被她迷得神魂顛倒了嗎?”

    張曦嘴角勾起了一抹自嘲的笑。

    季非離的態度,她心知肚明。

    但還是忍不住想要去問。

    “是!”

    季非離干脆利索的吐出一個字。

    張曦臉的自嘲不由的加深了幾分,依舊不甘心的繼續問道,“我究竟哪里比他差?你為什么就是不肯接受我?”

    季非離垂眸看了眼安琪,隨后再次將她放在床,腦海里瞬間涌現出他們的點點滴滴,發自肺腑的說道,“因為她陪我經歷了風風雨雨,那些事情是任何人都比不的。”

    “我可以為了你做任何事情,所以請你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

    張曦厚著臉皮抓著季非離的手腕,苦苦哀求著。

    季非離抽搐了下胳膊,咬牙切齒的說著,“請你自重!”

    安琪實在看不下去,強忍著痛苦推了張曦一把,“難道堂堂張紙小姐竟然心甘情愿的去當破壞別人家庭的小三?”

    “是你擦手我們之間的事情。”

    張曦反駁。

    安琪糾正道,“明明是你插足我們之間的感情,如果沒有你,我們

    又怎么可能會面對這些事情,季家又怎么可能會變成現在這種地步。”

    “你……”

    張曦氣惱。

    季非離倒了一杯熱水,朝張曦的身邊走去,“你對安琪做的,我都會一五一十的全部擁在你的身,我也要讓你嘗試一下人間疾苦。”

    話落,她直接沖著張曦的手倒去。

    張曦痛苦的喊了一聲,“季非離,你瘋了!”

    季非離笑了笑,“感覺如何?”

    “你憑什么要這樣對我?”

    “我只是以其人之道還之其人之身而已。”

    “這么說,你是在報復我?”

    “是!”

    張曦聽懂季非離的回答以后,整個人陷入尷尬的境界。

    季非離再次將安琪橫抱起懷里,然而,張曦依舊站在原地,額頭不由的暴起了摸青筋,再道,“季非離,你當真要如此待我?”

    “我們之間毫無關系。”

    “安琪,你說夠了沒!”

    季非離的情緒直接爆發出來。

    窩在懷里的安琪許是因為這一聲吼,整個身體不由的顫抖了下,有些結巴的說著,“非離……我……放我下來……”

    “我來,”

    季非離說完,就欲離開。

    張霞看著他們遠處的備用,整個人直接癱坐在床。

    原來,他的心里始終無法容下自己。

    最可悲的卻是,她卻硬生生的變成一個徹頭徹尾的笑話。

    于是,心里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我可以答應把季家的一些都還給你們,但是你們必須要出面澄清這一些。

    其實,她今天來就兩個目標。

    一是給自己的最后一個就會。

    二是還張氏一個清白。

    她清楚,就是張氏有再多的辦法,但是依舊承受不起各種流言蜚語。

    而且,現在所有的事情前部都在這個地方他們。

    漸漸的,視線轉移在自己的手背,這所有的一切皆是因為安琪而已。

    所以這個仇,她必須要報。

    只是來日方長。

    她沒有離開,只是一昧的坐在床等待著他們的到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季非離抱著安琪再次出現在張曦的面前,“你怎么還在這里?”

    “我要跟你們做一筆交易。”

    “誰知道你又安的什么心,請你馬離開。”

    季非離伸手指著某處。一字一句的咬牙說道。

    “我不走!”

    張曦搖頭回答。

    安琪吩咐道,“放我下來。”

    季非離疑惑的看著安琪,心里實在有些擔憂。

    安琪皺眉,重復道,“放我下來。”

    季非離實在拗不過安琪,只好將她放在地。

    安琪笑著走在張曦的面前,抓著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處,“這里是你拿刀捅的,差點害我離開這個世界,不過還好我命大,并沒有遂了你的心愿。”

    “分明是你故意在陷害我。”

    張曦抽搐了下手,可是卻始終無法掙開。

    這一刻,她只覺得自己整個人就好像被抽空了一樣,壓根使不力氣。

    安琪舉著自己被燙紅的手在張曦的面前晃了晃,“這只手是你打翻雞湯燙的。”

    她嘴角向一側揚起了一抹壞壞的笑容,“在我的心里,這些我都可以暫且不計較,但

    是唯一的要求就是讓你把季家的一切還回來。”

    “為了得到季家的一切,看來還真是煞費苦心。”

    “那張小姐豈不是為了得到非離而煞費苦心?”

    “只要你當著媒體的面將所有的事情全部攔下,那就就把你想要的一切還給你。”

    “你憑什么讓我相信你說的話?”

    安琪小心謹慎的追問道。

    張曦冷笑了下,“既然你不相信,那我也別無他法。”

    季非離將安琪護在身后,臉漸漸的透著復雜的情緒,“張小姐,請你不要試圖想要誘惑安琪的心思,而且我現在就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我們是不會為了你而承擔一些不必要的責任。”

    “這么說,你們是不打算跟我做交易了?”

    張曦看著季非離態度,心里難免有些作痛。

    他們一向不是最在乎季家的一切,可是現在怎么會是這種態度?

    難道在他們的心里,你當真不在乎了嗎?

    或者,所有的一切都比不安琪一個人?

    季非離實在過意不去,但又不想多看張曦一眼,“在我們的面前,我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所以請你立馬消失在我們面前。”

    “我不走!”

    張曦氣惱。

    季非離毫不顧忌的說著,“既然你這么喜歡這里,那就希望你一輩子留在這里。”

    張曦直接撲在季非離的懷里,心思沉重的說著,“季非離,求求你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安琪使出渾身力氣盡全力的將他們分開,

    她早已將自己的傷勢拋在了九霄云外。

    見她態度執著的樣子,再次用力的時候卻被安琪推到在地。

    “啊”

    季非離甩開張曦,蹲在安琪的身邊,關心的問道,“你還好嗎?”

    “我沒事……”

    安琪搖搖頭。

    季非離看著安琪身穿單薄的衣服漸漸的溢出了鮮紅的血跡,徹底急了眼,“你流血了。”

    “我真的沒事。”

    安琪微微閉了下眼睛,隨后又緩緩睜開,“倒是你,瞧你一臉緊張的模樣甚是可愛。”

    可愛?

    這還是他們相識這么久以來,她第一次跟自己說這些。

    “喂……”

    張曦喊道。

    “……”季非離沒有說話,鷹眸深深的對張曦的視線。

    張曦覺得滲人。

    她為了想在季非離的心里留下好的印象,放下身段,“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所以說你是在道歉嗎?”

    季非離故意將“道歉”兩個字咬的重重的。

    “……”

    “你是不是覺得一句抱歉的話就可以扭轉已經發生的事情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張曦急忙解釋道。

    “夠了,你就別在我的面前假惺惺了,你這個樣子我們看了惡心。”

    季非離將安琪抱在病床,隨后直接將張曦趕出病房,“立馬消失在這里,我們不歡迎你。”

    “季、非、離……”

    張曦為了他,甚至不惜一切放下自己的顏面,可是他卻如此不知收斂。

    難道他真的對自己一丁點兒感情都沒有?

    季非離看著站在運抵的張曦,開口罵道,“滾啊!”

    張曦滾燙的淚水瞬間滑落,她二話不說,撒腿就跑。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