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學網 > > 愛情合約 > 第2073章 打的就是你

第2073章 打的就是你

    第2073章打的就是你

    主要是天機石吵著要,她是相信天機石的,畢竟這貨可是石頭的老祖宗。

    齊木蘭很豪爽地說:“我們全要了!”

    她拿出卡來付賬,盛雪落攔住她,“我有。”

    這幾天在盛家,盛永年給了她十萬塊買衣服,她可一分錢還沒花呢。

    林老板當是處理廢品一樣,把那一堆沒人要的廢石頭全都賣給盛雪落了。

    齊木蘭迷之信任盛雪落,期待地問道:“要不要現在找人切開?”

    盛雪落想了想,點頭說好。

    林老板一口氣處理了沒人要的廢料,心情也很好,就幫著盛雪落找來了切料的師傅。

    正好那邊開了天窗的石頭,也以兩千兩百萬的價格成交,也是當場切料。

    林老板的鎮館之寶賣出了高價,就連廢料石頭被賣出去了,心情顯然很好,屁顛顛的跑去看那邊切開天窗的鎮館之寶了。

    那邊人頭攢動,不時發出驚呼聲。

    而盛雪落這邊就只有齊木蘭,和過來幫忙切料的師傅,冷冷清清的,對比強烈。

    那切料師傅是個心急的,難得賣出兩千兩百萬的高價石頭,他當然是想去切那一塊。

    能夠親手開出好料子,這對切割師傅來說,無疑是增加資歷的成本。

    可偏偏老板叫他來開這一大堆廢料,他簡直就是心急如焚!

    “小姑娘,你買的這堆廢料開不出什么東西的,就算能開出玉石來,這么小的尺寸,也不可能是什么好東西。你這么亂花錢,你家里父母知道嗎?”切料師傅忍不住教訓起盛雪落來。

    盛雪落:“你不用管別的,只管幫我把石頭切開就好。”

    切料師傅嘀咕道:“好吧,我還想快點切完過去那邊看熱鬧呢。”

    盛雪落朝著人群那邊看了一眼,淡笑道:“你也不用著急,那邊開不出東西的。”

    她這句話的聲音不大不小,按理說那么多人圍觀,應該沒人會注意到。

    可偏偏有個人匆匆跑過來去圍觀,在路過盛雪落的身邊時,聽到她的聲音,頓時一個急剎車,大喊一聲:“盛雪落,居然是你!!”

    盛雪落下意識看過去,還真是冤家路窄,居然是胡可兒。

    胡可兒雙手叉腰,“盛雪落,你怎么會在這里?”

    她眼尖地看到盛雪落面前有一堆石頭,而一個切割師傅正準備開始切石頭。

    胡可兒微微一愣,接著捂著肚子狂笑起來,“哈哈哈哈,盛雪落你是白癡嗎?人家賭石都會買開了天窗的石料,你居然買了一堆廢料??你是來搞笑的嗎?哈哈哈哈哈!”

    齊木蘭立刻沖了出去,“你才是白癡呢,我們錢多樂意買什么就買什么,你管得著嗎?!”

    胡可兒的階層還接觸不到齊家這個級別,所以她不認識齊木蘭。

    要是她知道齊木蘭是誰,巴結還來不及呢。

    胡可兒擋開齊木蘭的手,蹭蹭蹭地跑到盛雪落面前,叉腰道:“盛雪落啊盛雪落,你果然是個草包。聽說你在給人當情婦,看來你的金主也不怎么樣嘛,都舍不得拿錢給你出來玩,讓你淪落到只能買這些廢料。”

    盛雪落眼睛危險一瞇,抬起頭,一巴掌狠狠地扇了出去。

    胡可兒被這一巴掌打蒙了,臉蛋瞬間就紅腫起來,她捂著臉,“盛雪落……你、你居然敢打我!”

    盛雪落像是看白癡一樣看她,“打都打了,你才問我敢不敢?”

    胡可兒:“你知道我舅舅是誰嗎?你居然敢在這里跟我動手,你死定了你!”

    盛雪落反手又是一巴掌,胡可兒另外半張臉也紅腫起來了。

    盛雪落瞇著眼睛,身上的氣場全開,周身凌厲的寒意讓她宛如冰雪女王。

    “打的就是你!你要是再敢胡編亂造我的事情,造謠生事,我聽到一次打你一次!”

    胡可兒被嚇得連連后退,覺得眼前的盛雪落樣子好可怕。

    可轉念一想,盛雪落就是個草包,在家里又不受寵,以前盛羽西欺負她不跟欺負著玩兒似的?

    再說,這里可是她的地盤!

    想到這里,胡可兒頓時有了幾分底氣,她扯開嗓子大喊道:“舅舅,救我!救我!有人打我!!”

    從人群里擠出來一個人,正是林老板。

    林老板跑過來一看,立刻怒了,“可兒,是你誰打的你?”

    胡可兒急忙拽住林老板的袖子,指著盛雪落告狀,“就是她!!”

    胡可兒大聲說:“舅舅,她說你這里賣的都是假貨,說你的石頭根本就開不出好東西來。高價買你的石頭,還不如買廢料。我氣不過就和她爭辯了兩句,她就動手打我!”

    她簡短幾句話,就把鍋全甩給了盛雪落。

    林老板頓時臉色沉下來,“小姑娘,你找死?”

    胡可兒在旁邊得意極了,心想盛雪落今天可是完蛋了。

    她這個舅舅敢開地下賭石場,自然不是一般人。

    盛雪落敢在舅舅的地盤打自己,還不知道怎么死呢!

    齊木蘭皺了下眉頭,走出來,說:“林老板,看在我江北齊家的面子上,這件事情就此作罷。”

    林老板微微一愣,“江北齊家?”

    那可是手眼通天的家族啊!

    見林老板猶豫了,胡可兒馬上抓住他的袖子,可憐兮兮的哀求,“舅舅,她打了我,就等于在打你的臉,怎么能就這么算了?而且她還說你賣的石頭開不出東西,你也能就這么放過她嗎?”

    胡可兒上前一步,瞪著盛雪落說:“盛雪落,你剛才說過的話,有沒有膽子再說一遍?”

    盛雪落似笑非笑地看著她,“我是這么說了,那塊石頭開不出東西。”

    胡可兒立刻笑了,邀功的跑回林老板面前,大聲說:“舅舅你聽見了嗎!她就是這么說的!”

    林老板氣得連連發笑,“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頭,你敢說我的石頭開不出東西?”

    周圍原本看切割玉石的人們,聽到動靜都看了過來。

    有人認出了齊木蘭,勸道:“林老板,那位可是州長的千金,你做事情可要三思啊!”

    林老板反而越發來勁了,“江北齊家我林某是得罪不起,我就問問這位小姑娘,你憑什么說我的石頭開不出東西?”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