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學網 > 玄幻小說 > 我的偉大的衛國戰爭 > 正文 第1929章 我們提前完成生產任務

正文 第1929章 我們提前完成生產任務

    設計局的工作突然變了!

    當楊明志再度回來的時候,他真如約定那樣帶來了三十個設計員,其中還有相當數量的女人。

    有二十名新晉加入設計局的年輕女性,她們是最近畢業的技校學生,所學的知識遠遠超過那些普通的女工。

    但是,當她們帶上頭巾,換上普通女性的大衣。她們坐在總裝車間的工作臺,乍一看去和那些經驗豐富的技工并無二致。

    她們彼此確實大部分是同齡人,只是因為城市居民的身份,城市的女孩能接受更多的教育,其中的佼佼者會優先得到更深層的教育,也能為蘇聯的崛起做出更大的國家貢獻。

    一個國家的發展與崛起,都來自她每一個渺小的個體。

    就好比4廠的最大總裝車間,現有了五十多名專業裝配員,她們的工作能力逐漸逼近一個極限。五十名工人對比4廠和5廠合計的六百余人比起來,比例還是太少。

    倘若楊明志帶來的三十人全部拉進總裝車間,分給各個班組,那么裝配效率是否能立即提高60呢?

    也許會吧!

    “你們要去工廠的總裝車間!你們必須了解我們設計的產品,在工人們手里是如何從圖紙變成質量有保證的實體!未來的一個月,你們分批前往工廠。我告訴你們,我不要只會憑腦子聯想,就把設計畫在紙上卻不考慮工人加工,以及士兵使用體驗感覺的設計者。你們必須和工人們一同奮戰,這樣對你們有好處,對設計局也有好處。”

    楊明志最詬病的就是設計員一拍大腿搞出什么奇葩設計。

    這種事實在是列國比比皆是!但凡一個國家招標一個軍械項目,必是各個公司各個企業各個設計局,短時間內拿出五花八門的射擊和實驗品。

    因為招標的項目往往只提供一個軍方的需求。

    例如一支槍,項目會特別聲明,它的子彈初速要是多少,使用怎樣的彈藥,備彈數量,以及精度、射速、全槍重量等。

    項目要求不會涉及槍械的情況,因為哪怕是鍍金鍍銀,槍械不是博物館的藝術品,更不是哪個名人的罕有藏品,它是一個消耗品,必須能在戰場上大量使用,以及能快速更換新的。

    因為設計員的基層鍛煉是極其重要的。

    楊明志歸來,廠長安德烈耶夫笑臉相迎,盡顯恭維之神色。

    他如何不恭維呢?

    畢竟4廠是安德烈耶夫負責的工廠,倘若自己干的湊合,廠長之位自己會長期把持,此等榮譽豈能放棄。

    何況自己有足夠能力把工作做得很好!

    年輕的設計員們,今天來工廠者男少女多,不過所有人排著整齊的隊伍緊跟在楊明志身后。大家嚴肅干練的模樣像極了真正的軍人,給予安德烈耶夫的感覺是非常特別的,因為他麾下的那些工人們,根本沒有這樣的氣質。

    想來設計員是將軍的部下,別列科夫將軍擔任設計局的局長,把軍隊作風帶入組織不稀奇。

    白班的工人們已經開工,所有的廠房內正是熱火朝天呢!

    冬季的白日是一天比一天短暫,氣候亦是愈發寒冷。廠房內部可不一樣,供暖系統不是什么稀奇玩意兒,工人們拼命的工作又是揮汗如雨。

    三十名設計員排著整齊的隊列,就像他們每天早晨在設計局門口訓練的那樣。他們換上軍裝背上強制,乍一看和普通是蘇軍士兵并無二致。

    “全隊緊跟我,繼續走!”楊明志大聲命令道。

    他們踏著整齊的步伐,跟在局長身后走進了那巨大的總裝廠房。

    突然間,輕易不打開的厚實木門完全大開,數量眾多的人員涌入廠房。

    那些戴著頭巾悶頭工作的女工們都只是輕輕瞥一眼,接著繼續勾著頭,忍受著強烈的機油氣味繼續工作。

    機油味兒,楊明志從不覺得它是作嘔的。

    機油其實就是工業潤滑油,它作為槍械保養油再正常不過,而且到了蘇聯這里,傳統的機油還被勾兌進去防凍劑。

    他覺得機油氣息是一種特殊的香氣,引起他一種大工業的澎湃感覺。

    “她們還在拼命工作,明明今天是星期日的。”楊明志平生一番感慨。

    “您是知道的,所有人沒有假期,包括我也一樣。”安德烈耶夫自豪的說。

    “是啊,休息日,戰爭結束前我也不敢奢望。現在你把安德洛夫娜叫來。”

    “好的。”

    今日的安德烈耶夫穿著厚實的皮衣,突然捆扎緊的皮帶令他整個人變得有些滑稽。雖是如此,這個老家伙辦事可不敢馬虎。

    楊明志很了解這個家伙,此人和一路之隔的安東諾夫一樣,他們就是蘇聯的中流砥柱,如同腳下長了根須,工作時間幾乎都在工作車間泡著,第一時間去卸掉雞零狗碎的問題,從而不勞局長大人的擔心。

    相比他們,楊明志覺得自己候在工廠的時間,怎么有種咸魚的感覺?

    “全體都有,男人一隊,女人一對!”楊明志趁機命令。

    那些年輕人非常聽話,短促的腳步后就成了兩列縱隊,這番舉動又引得一些工人抬頭看了幾眼。

    不用懷疑,工人們都在估計新來的人們將加入自己所在的裝配大軍。

    工人們都是歡迎的,這樣大家繁重的工作壓力是否能有所緩解呢?似乎會的。

    不一會兒,戴著能把全部頭發罩住的碩大灰色麻布帽子的安德洛夫娜,她高高興興的跑來。

    因為將軍就是將軍,身為得到器重的部下,僅有十九歲的她有樣學樣敬起軍禮。

    嘴上更是念念有詞:“報告,我4廠裝配車間主任安德洛夫娜,請將軍指示。”

    “有趣。”楊明志嘴上不說,回了一個軍禮。

    就是這段短暫的接洽,楊明志注意到這女人手部的異常。

    “安德洛夫娜同志,伸出你的雙手!”

    “我”她顯得有些猶豫。

    “不要磨蹭!快點!”

    “遵命!”

    一些事她實在不想給楊明志展示,那是一些糗事,就是自己包著醫用膠帶的手指。

    楊明志一眼就明白的問題的原因銳利的零件劃傷或是粗糙的零件磨傷。

    工傷,它通常不是工人的疲勞引起精神疏忽所導致,雖然工人疲倦后,工傷很容易發生。

    更多的工傷就是這樣,關節酸痛、手指被磨破。也許它也能歸結為一些職業病。

    “你受傷了。”

    “不!不礙事我還可以戰斗。”

    “但是你漂亮的手指全是膠布,一些膠布也被磨得不成樣子。你去醫務室好好看過了?”

    “不礙事!”安德洛夫娜硬是要表現出鐵娘子的風采,她昂起胸膛彰顯自己的勇氣,“我聽說戰士都是輕傷不下火線,報紙上刊登了許多英雄事跡,甚至收音機里也介紹了許多戰斗英雄。那些年輕的戰士即便是身負重傷,即便被打斷了另一條胳膊,也要用殘存的手指繼續扣動扳機。

    我的這點傷算什么?就像是被繡花針扎了一個小洞,根本就沒關系。我們大家黏上膠帶,什么問題都沒有。一切都為了產量!我們必須完成斯大林同志親自下令的項目。”

    這個時代的蘇聯人都是這樣單純,她們身處在這樣一個群體了,新來者很容易被群體的力量感召。

    追求個人主義?不!絕對不行。雖然人都有自私的本性,殘酷戰爭的威脅下,抱團取暖的大家出于生存的本能,也會拼命的做事,維持組織的運作。

    “你的話很好聽。”楊明志點點頭,繼續道,“整個工廠中最關鍵的就是裝配車間,所有的零件到了你們手里變成可靠的成品,你們沒有什么重型機器,只能依靠雙手完成它。今天是星期天,和平時期你們要休息,現在非常時期你們必須工作。你們已經付出了太多的心血,我去了州長那里,州長對你們的生產能力感到震驚。”

    安德洛夫娜聽得精神激動,她知道所謂的州長就是烏莫夫。

    在沖鋒槍廠工作時候,她就趁著上級視察的機會,見過當時擔任市長的烏莫夫本人。處于對上級的敬畏,她當時作為先進的優秀工作者得到接見,卻緊張的說話吞吞吐吐。

    她倒是對楊明志沒有那種畏懼,因為她驚訝的發現,這個高高在上的將軍,他骨子里是個工人,是自己的同行。

    “州長同志,他對我們非常滿意。”

    “當然,你們吃到的牛肉就是他最新批準的,以后你們頓頓都有牛肉。聽著,這是基于我們4廠和5廠的特殊待遇,只因為我們在生產全新的武器。”

    “我懂了,您是希望我們有更大的產能,所以您”她抬起頭,眼神飄在那些新人身上。

    “看來你都明白了,我就不用多說。”楊明志轉過身,光榮的介紹起自己的設計員們,“你看,他們都是來自設計局的同志,他們非常了解突擊步槍的圖紙和設計原理,但是缺乏基層的實際操作鍛煉。

    我的設計局有五十人,除卻常駐工廠的那幾位,尚有四十人待在科學院的局子里。

    從今天開始,我每天都會派人前來,他們將作為你的下屬,幫助你度過最關鍵的一個月時間。”

    “他們”

    安德洛夫娜的心情有些復雜,自己區區十九歲,這些設計員們,他們男男女女都比自己年長吧!至少也都是同齡人。

    最關鍵的是他們真是天之驕子,腦子里充滿了知識,和平時期的待遇也高的嚇人。

    她自然而然產生一種敬畏情緒,把猶豫的態度不經意間展示給楊明志。

    “怎么?你有意見?!”

    “啊!我沒有,我很歡迎新同志到來。”

    楊明志點點頭,繼續對部下說:“同志們,你們看到這位就是安德洛夫娜同志,是一位優秀工人。她很有可能榮獲勞動紅旗勛章,她是一位英雄,也是我們的新式武器能在一個月時間完成三萬支勝利量產必須依賴的力量。接下來她將作為你們的老師,會短時間將你們訓練成不錯的技術工人。經過這樣的高強度鍛煉,你們就是聯盟炙手可熱的既有理論又有基層經歷的人才。未來的經歷講給你們一生帶來巨大幫助。”

    其實設計員們,大家并不排斥去工廠做工。

    他們實際上已經有過實習經歷,而今不過是從一個軍需生產工廠,到另一個工廠而已。但是楊明志居然忽略了他們曾有這方面的經歷,下意識以為大家都很可能是眼高手低者。

    不過這番忽略會帶來很好的結果。

    “安德洛夫娜同志,您覺得咋么樣?”楊明志又轉過身問道,“你把他們分到各個班組,作為幫工。”

    “遵命!局長同志。”她說話的同時又是一記軍禮。

    楊明志又是下意識回禮,然后表態:“你的態度值得我信任,但是我需要你的一個承諾。”

    “是關于產能增長的承諾?您放心,產能必然增長,而且”她再看看這些器宇軒昂的年輕人,咬了咬牙說,“我們的增產絕對能超乎您的想象。”

    “哦?您打個比方?”

    “我”

    俄國人,雖然大家都在強調要盡量謙虛,結果大家還是喜歡吹牛,或者說許多別人的事總是會把話說得比較絕對。

    安德洛夫娜腦子里馬上盤算一下,她有了一個點子,這便說道:“從明天開始新的一周,第一周我會盡量訓練這些新人,因此在下一周我們的產能不會提升很多。我非常有信心給予他們一周時間的高強度訓練,使得到了第二周,他們能成為非常優秀的工人。”

    聽到這些,楊明志是相信安德洛夫娜的,也更相信自己的設計員們。

    安德洛夫娜繼續放出豪言:“我們會把裝配能力提高到日產七百支以上。甚至我們會”她猛地跺了跺腳,“一千!我們會沖擊一千支!”

    眾多門口工作的工人們,她們不敢抬頭去看局長別列科夫,各個埋頭苦干,唯有耳朵聆聽他們說話的細節。

    但是車間主任安德洛夫娜居然發了狠,日產一千支,真是要了大家的老命!眾多的工人們心頭一緊,一個個都在盤算她的豪言如何能成功?

    “日產一千?”楊明志驚訝的問,“真的可以達到?即便給你增加三十個工人,我覺得你的日產達到八百就是極限。親愛的,做事要切合實際。”

    “我們會的!”

    安德洛夫娜感覺自己是被懷疑使得,她又重申自己的豪言一番,又從工作時間和人員數量,乃至考慮壓縮工人吃飯時間,即調整方案變成食堂把伙食直接送到車間,讓大家半小時內吃完飯繼續工作。

    她不是自負的覺得工人們可以在現有工作時間完成日產一千的目標,而是宣稱通過壓縮工人的所有閑暇時間用于工作,完成任務產量。

    如果這個女人是活在資本主義國家,她的這套作風是會被資本家歡迎的。

    她的這番說辭使得日產一千有了合理性,楊明志覺得,倘若工廠生產的是民用品,那就有著非常熟悉的感覺。

    因為另一個位面的中國,奮發圖強的時期內,就有一段時間勞動密集型產業在快速發展,同行的殘酷競爭以及國際市場巨量的訂單,使得所有工人恨不得把所有時間投入生產。所有人都是為了更大的利益,對于那些工人,他們一段時間是樂意用超長的付出獲得更多的財富的。

    但是這種堪稱虐待的作風不能長久。

    人是人,不是莫得感情的機器人。

    不過危急時刻,蘇聯的工人們會為了生存拼命工作。

    楊明志很滿意這個比自己老婆就年長一歲的姑娘,她現在的表現像極了自己手下的士兵。那種不畏強敵硬是要去打,還懷揣著必勝之信心,這種士兵堪稱強悍!

    有著這種精神的人倒了哪里都是中流砥柱,由則有的人才構成的團體,就是充滿強大的戰斗力的。

    “很好。你很勇敢,讓我想到了我曾經的部下。有一個叫秋莎的姑娘,她比你年長僅僅六歲,用白俄羅斯方言就叫做秋舒雅。你知道我,幾個月前我還在白俄羅斯的沼澤地指揮作戰。那個姑娘我提拔她做了旅長,她帶領五千名和你年紀相仿的姑娘,向著敵人發動了一次勇敢又成功的沖鋒。她們徹底殲滅了敵人的一個炮兵團,讓我的部隊至少獲得二十門大口徑野戰炮。而她們的損失微乎其微。

    請問!你你能夠成為我第二個秋莎嗎?”

    “我能!”安德洛夫娜的態度非常堅決,因為這是局長第二次提到那個神奇的秋莎。

    “好啊!”楊明志一臉高興,突然心血來潮說道:“日產一千支,它是一個艱難的成就。我要給你們一些額外獎勵。”

    最好的獎勵恐怕就是糧食,不過自己已經去烏莫夫那里要了一批給養供給。考慮到烏莫夫也有難處,那個家伙手里的資源有限,要把有限的糧食供應各個工廠,絕不是輕松分配的事宜。

    太難為他的話,也許烏莫夫還能硬著頭皮增加給養,但是這么做了等同于他必須從別的工廠那里削減份額。

    干脆就從自己的腰包里那東西當做補貼,那就是盧布現金!

    一百萬盧布算什么?如果新槍能在下一次大戰役打出威風,獎金必然更多。何況把自己的先進作為工人的補貼,斯大林得知此事,她是否會對自己更加放心呢?

    想想看,這個別列科夫或許是勢利之徒,但是在國際正義上,此人是看得清孰輕孰重的。

    錢,蘇聯現在就是缺錢。

    楊明志也狠了狠心:“我從我的賬戶拿出錢,只要你能完成一千支,整個工廠的產能第一名的班組獎勵一千盧布。但是你裝配環節有所不同,第一名獎勵一千盧布,其余班組五百盧布。”

    話音剛落,他又覺得自己這番豪言說得太大了,自己的腰包的錢可沒有那么多,根本經不住這般消耗。楊明志實在覺得,安德洛夫娜為了得到贊譽和榮譽,會拼命完成這項任務。

    楊明志補充道:“這種獎勵每周一次,就這么定了。接下來,我把設計員都放在你這里,你把他們分配到各個班組。這件事”

    他又看了一下廠長安德烈耶夫:“廠長同志,你來幫她分配這些新人,我就在這里監督,有什么問題立刻問我。”

    至此,安德洛夫娜手里多了一直戰斗力強悍的生力軍。

    甚至她根本就不知道,所有的新人在伊爾庫茲克的許多工廠,至少有了三個月的一線工作經驗。更有趣的是,他們中的許多人當時就從參與到槍械或是重武器零部件的生產,好巧不巧他們對突擊步槍的圖紙了解最為深刻。

    所以這些優勢湊在一起能達到怎樣的效果呢?

    僅僅是一天的磨合,安德洛夫娜就不得不承認,這些人真是天之驕子,不但有不錯的動手能力,頭腦更是令人羨慕。

    才是星期二,又來裝配車間的他們已經可以和資深裝配員一樣的。

    大家的手指纏著膠布,男人女人都帶著灰色麻布頭套,一些人還戴著口罩。

    他們厚實的棉衣困扎著勞動布圍裙,坐在木椅上一動不動,唯有如廁時間才會離開。

    楊明志待在廠長辦公室,就著房間里立起來的小鐵爐烤著土豆,腦子里不禁盤算起未來的大戰役。

    他現在不得不多想,不得不接受神奇的現實,那就是到了星期三的白天,他一覺醒來得到統計部門拿出的報告單,所謂在星期二,裝配車間的產能已經突破八百支。

    事情的發展出乎意料,情況還在向更瘋狂的方向發展。

    畢竟,兩個工廠的工人合并生產,他們的技術能力只會越來越強。現在的生產情況逐漸發生奇特變化,那就是因為大機器的生產,槍械的零部件增長速率非常驚人。

    楊明志可以估測到,裝配工可以達到日裝配八百支,那些每天生產的零件,完全是可以拼湊出一千支以上。

    工人們的產能真是每天都在增長,楊明志心里別提多高興,所以他發了狠,目前設計局就留下十個人看家,以維持日常的基本運作、其他設計員通過來工廠,連同設計局的大部分警衛員,這些人不直接參與裝配,他們因為都會開車的緣故,就擔任叉車和內部卡車司機。

    楊明志想方設法的增加工廠的人力資源,他也抽空去了儲蓄銀行提前取款兩萬盧布。

    他的行為頗為高調,就是告訴因為這筆錢要作為工人們的額外獎金,此消息自然第一時間傳到州長烏莫夫耳朵里。同樣傳過去的正是4廠和5廠的產能爆發的喜訊。

    之后的時間,槍械日產能力不斷向1000支逼近,這就仿佛劃龍舟,所有成員卯足了勁沖向那個偉大目標。

    結果就在星期六的上午,楊明志得到匯報,日產一千支的計劃已經完成。

    大量的槍械就擺在倉庫里,統計部門不辭辛勞連夜計算,待夜班結束后,最后一支槍加入統計。數據是非常真實的,帶木質槍托的突擊步槍數量剛剛過千,而且它們的質量理應得到保證。

    所有的槍械只可能在倉庫停留極度短暫的時間,因為每天上午,軍隊的卡車都會開來,會把槍械運到軍隊靶場。

    說來非常有趣,那里訓練的新兵,他們不但使用莫辛納甘訓練,也使用新式突擊步槍和班用機槍。烏莫夫的確有意將新西伯利亞州組建的新部隊換裝新兵器,所以他們必須提前接受新兵器的訓練。

    但是他們現在還有新的工作,就是校槍。

    新下生產線的槍都每一把校對的,非常時期這一工作就給了新兵。新兵用新槍訓練,打靶成績湊合,說明新兵素質湊合,新槍也可以。

    新式突擊步槍也是這樣的套路,只是他們用新槍訓練一天,挑出里面的殘次品,剩下的合格品直接運到目標部隊了。

    所以有殘次品嗎?當然有!

    畢竟裝配車間也是在趕工,那些毛病是檢驗員不能察覺的,只有靶場上才能體現出來。不過殘次品的比率很低,五百支能有一支都不錯了。

    “見鬼,真的過一千了!”望著滿滿當當的木箱,里面確實累計裝了一千支步槍。他因為興奮,眼皮也不自覺的跳動起來。

    安德烈耶夫興高采烈地祝賀:“太好了,這下只要靠我們就能完成領袖的命令。”

    “三萬支?不,同志,你的工作任重道遠。”楊明志豪言道,“州長同志有一個偉大的夢想,這就是未來新西伯利亞公民組成的新部隊,他們奔赴遙遠的戰場,一定要拿著故鄉生產的新式武器。這樣,他們會覺得自己在戰壕中,每一刻都得到了故鄉人民的祝福。還有,我們的新武器是真的美妙。”

    楊明志兌現了自己的諾言,為了自己的諾言他支出了一萬盧布。

    他也暗自慶幸,幸好自己的妻子是睿智的,不會為了自己支出的巨款嗷嗷叫。

    有了第一個日產一千就會有第二個,這一切情況居然持續了四天!

    難道它將變成一個常態化的事?哪怕工人們明知道,就是各個班組去爭取第一,額外獎金的一千盧布也只是一周領一次?他們這樣拼命是否會鬧出事端?

    一開始楊明志是非常緊張的,時間一久,他就覺得每日一千就是一種合理情況。

    因為工人們真的把楊明志自己的夙愿變成了現實,在接下來的日子里,工人的產能基本在一千左右浮動。有的日子產能會跌到九百,也有日子能暴漲到一千二。

    工人們瘋狂的生產不因氣候愈加寒冷而影響。

    時間已經悄然進入到十一月份,斯大林格勒的戰火愈顯火熱。

    遙遠南方的廣大戰場,蘇軍拼上了上百萬傷亡的巨大代價,終于將保盧斯的德軍拖到了冬季。

    廣大的蘇軍士兵對夏季作戰似乎天然有著畏懼的情緒,然而一旦到了冬季,他們不僅開始聯想起歷史上發生的重重戰役,因為那個時候的俄軍是不會再冬季戰敗的。

    基層士兵其實并不太清楚,挫敗德軍1941猛攻莫斯科的其實是蘇聯軍民修筑的龐大要塞群。德軍的先鋒部隊突擊到距離莫斯科市區僅有十三公里的地方又如何?這一小撮人就如同一個鉆頭,他們已經拼命鉆洞,鉆頭幾乎要斷裂,最后的沖鋒可不是什么坦途。而是蘇軍的碉堡鐵絲網集群,還有密密麻麻的地雷戰。在莫斯科的街道,每個十字路口都修筑了機槍掩體,大街和房頂密密麻麻安置著高射炮。

    樸素的士兵其實更樂意相信“冬將軍”幫助了蘇軍,因為這值得相信。

    難道不值得相信嗎?因為他們在與強悍的德軍交戰,在逐個街巷的血腥爭奪,雙方的武器也是基本對等的,彼此也都是純粹的血肉之軀。接下來的戰斗不過是比拼哪一方的人更不怕死更不惜死,比拼誰先崩潰。

    無疑,隨著氣溫的降低,德軍的三十萬主力部隊硬抗的同時,又想起了一年前寒冬的恐怖。因為德國當局拼命的宣傳,進攻莫斯科的失敗是源于可怕的冬季,以此來掩蓋德軍軍事方面失敗的事實。

    這個宣傳短時間安撫了人心,卻不曾想讓一年后位于南俄的德軍倍感壓力。

    當楊明志的4廠和5廠開工專業量產突擊步槍后的第三周,保盧斯的德軍發動了一場聲勢浩大的進攻。

    德軍的目標非常明確,就是集中兵力試圖一口氣拿下整個斯大林格勒河右岸的主要市區,一旦得手就強行渡河,奪下河流左岸的小規模的市區后,將這座已經被炸爛的城市構筑成一個德軍的巨型堡壘。

    實際上,這套戰術不足為奇,因為九月初的狂攻德軍就需要達成這樣一個戰略目的,可惜,當時德軍被駐守斯大林格勒的蘇軍第62集團軍硬生生打了個防守反擊,雖然蘇軍付出了驚人的代價。

    這一次,攻守雙方其實并沒有改變,進攻的個體士兵已經換了好幾茬。

    德軍在11月五日集結了十個步兵師與一些輔助部隊,實際投入作戰的兵力只有六萬人。他們向已經解放城市大部分地區的崔可夫的第62集團軍發動全面進攻,試圖以兵力優勢達成兩個月之前需要達成的計劃。

    歷史再度重演。

    經過五天的戰斗,保盧斯的計劃硬生生被蘇軍挫敗,投入作戰的六萬人,撤下來的就只有三萬人能繼續作戰。大量德軍尸體被遺棄在城市,約八千名傷兵被送到安全區。

    蘇軍付出的傷亡更加驚人,崔可夫的部隊因為長時間作戰,所有士兵忍受著饑餓和疲憊,他們嚴重缺乏重武器,卻要忍受著德軍的空軍和炮火的轟炸。

    蘇軍雖然成功了,每個參與守城的步兵師,也包括兩個來自新西伯利亞州的步兵師。他們編制上有一萬一千人,兩個月的拉鋸戰他們的兵力銳減到六千人,再經過這次大戰,愣是打到只有一千人能繼續戰斗。

    但是蘇軍贏了,斯大林格勒的主要城區還有20的區域被德軍控制。保盧斯的主力部隊又被趕到了城市外圍,崔可夫相信德軍還有意卷土重來,但他們沒有能力立刻行動。

    一場戰斗的勝利只意味著短暫的安寧,趁此機會,坐鎮的崔可夫打電話給朱可夫,渴望得到新的生力軍。然而,他的請求得到了朱可夫非常冷淡的回答“你們必須繼續堅守。”

    崔可夫的軍人素質約束自己沒有說臟話,他就繼續灰頭土臉的忍,根本不知道上級到底要做什么。

    朱可夫,他可不敢把一場大規模的軍事行動告訴崔可夫,此事必須要保密。

    一場百萬人參與的反擊戰在十月份開始全面籌備,大量的新部隊向南俄集結。為了絕對的保密,這些軍人只知道自己要去戰場,卻不知曉是哪個戰場。他們大規模的向伏爾加河流域方向集結,所有軍人被要求白天找樹林休息,行軍都在夜間進行。

    當部隊紛紛抵達斯大林格勒東部地區時,他們開始在林子里扎營,等待一個新的命令。這一時期,士兵們已經在傳說自己是奉命解救斯大林格勒的,還有人覺得上級是希望新來的軍隊將德軍徹底消滅。

    蘇軍的保密工作做的很不錯,步兵師的師長目前還不知道自己的任務,但他們一旦接收到命令就會義無反顧的執行。

    朱可夫非常武斷的結束和崔可夫的通信,因為到現在為止,第62集團軍的任務已經勝利完成了。他們以幾乎自我崩潰的代價挫敗了德軍的一次兩個月以來的最大規模攻勢,德軍主力已經元氣大傷,蘇軍意外的找到了一個絕佳機會!

    其實不管怎樣,蘇軍都必須在十一月底發動全面反攻的,這是九月份于地堡里制定的計劃。

    還不僅僅于此,當南方的反攻發起后幾天,北方的反攻也要啟動。

    和南方不同的,北方將是一些新式武器的試驗場。

    朱可夫是很喜歡突擊步槍的,似乎有了它,每一個沖鋒槍手都成了機槍手,這種兼顧火力和射程的全自動武器,必然會令基層士兵占盡巷戰優勢,哪怕野戰也是如此。不過和北方不同的是,南方的部隊只有少數來自新西伯利亞的步兵師小批量裝備。

    朱可夫獲悉到來自東方的喜訊,許多兵工廠已經具備大規模生產它的能力。

    倘若北方的反攻作戰,新式兵器能取得優異表現,未來用它取代沖鋒槍就會是必然的了。

    南方的百萬大軍開始最后的籌備,這些日子,蘇聯的廣播電臺也在拼命的報道守衛斯大林格勒的第62集團軍打敗德軍十萬人的喜訊。

    啊,為了振奮人心,宣傳方面需要必要的夸大。

    楊明志對時間是頗為敏感的,因為整整三周時間已經過去,工廠的突擊步槍生產完全步入正軌,也累計完成了一萬八千支!

    時間又到了十一月十一日,這一天上午,楊明志可以高興的宣布,自工廠投產到現在,突擊步槍生產累計已經達到兩萬支!

    新西伯利亞市的任務是一個月生產三萬支,但現在的情況絕對超額完成任務。

    大清早,他把兩位廠長叫到自己面前。考慮到工廠的巨大產能結果,三人的情緒都非常歡樂。

    “現在局長同志,您可以去州長那里報告喜訊了。”安德烈耶夫高興的說。

    “豈止是喜訊,我們自己都能完成任務,以后我們兩個工廠聯合生產,日產就是一千支,比傳統步槍工廠的產能還要大。哈哈,就是不知道子彈工廠的產能能否應對新式武器的彈藥消耗。”安東諾夫一番調侃說。

    楊明志微笑著搖搖頭:“4廠繼續生產突擊步槍,不過未來5廠要開始生產別的武器了。”

    “哦?是單兵火箭炮?”安東諾夫問。“我也很喜歡它,您稱呼它是鯰魚,可以擊毀德軍坦克。”

    “對的。這些你們都不用擔心,我會找到里固施科夫派來一些專業人員,很快火箭炮的事也能步入正軌。此事我未來會親自抓,你們兩位都不要有任何擔心,一些都會越來也好,戰爭也會因為我們更快的勝利結束。

    所以我還有一些大事要做。”

    “嗯?什么大事?”安東諾夫問。

    “我要去我舊部下的軍營看看,就是我們新槍送抵的部隊。這些事你們不要多問,我也不多說。我可能過一兩天就要離開,你們就在此繼續生產。我會親自教導那些士兵使用新武器,還要和我的兄弟們敘敘舊。”

    他不必多說,兩個年逾半百的廠長就都明白了。所謂有些事不要知道是最明智的,兩人沒有再問。

    楊明志早已有了這樣的打算,所謂火星行動必須在本月下旬開始,但是部隊拿到新槍需要時間來磨合。

    普通動員兵高強度一個月的體能,打幾十發子彈扔戰場。自己部下三個師情況只是好一點,而且三個部下是聰明的,會進行特殊訓練。巴爾岑、葉甫根尼和拉夫連季,這三個家伙的步兵師必是精銳。

    第63集團軍在戈梅利戰役后元氣大傷,楊明志離開已經三個月,他多次打電話到莫斯科,直接詢問波諾馬連科游擊隊的發展情況,他獲悉沼澤地的第63集團軍真的偃旗息鼓了。

    其實并非說他們因為元氣大傷而畏戰,他們還在繼續進行破壞,作戰任務也都聽從莫斯科指揮部的遙控,只是沒有了大規模的主動進攻,部隊變成班組為單位的一個個破壞小組。

    和許多游擊隊不同,游擊共和國的第63集團軍,他們是可以自行制作炸藥,也能大規模生產糧食。德軍自詡將他們悉數殲滅,代價是自己吐血三升。

    德軍前線急需大量兵力,導致后方的三流部隊也開始抽掉士兵去前線。剩下的敵人多是些偽軍,以及從西歐中歐招募的炮灰,這些人并不是好兵的材料。

    偷襲交通線的行動從沒終止,不過也就止步于此了。

    耶夫洛夫沒有因為楊明志的離開變成戰術白癡,一年的作戰他學到了許多東西,還因為傘兵233旅234旅的精銳部隊加入,對民兵的訓練某種意義比蘇軍正規的動員兵還要高級。

    游擊共和國只是在繼續戰斗力量,作戰人員每周都在增加,并在德軍難以控制的大量鄉村快速發展。

    “也許我該給耶夫洛夫寫封信,拜托運輸第一師的同志把信件送去。”楊明志萌生起這樣的想法。

    “我還得快點去彼爾姆那里,給斯佩洛斯金娜一些生活物品,最重要的還是去看看那三個老家伙。我得親自給那些官兵開一個動員大會,告訴他們自己所在的部隊有一個軍魂,一個來自近衛284師的軍魂。我得告訴他們自己的師長是精英中的精英,告訴他們每個人,手里拿著新式武器每個人都能消滅十個敵人,每個人都能得到勛章。”

    想到這些,他不想在和兩個廠長繼續瞎展望。

    楊明志快速穿好衣服,直白的說:“我要立刻行動了,我現在就去州長辦公室。烏莫夫必須給我安排一架運輸機,我要盡快去彼爾姆。同志們,再會。”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