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學網 > 玄幻小說 > 我的偉大的衛國戰爭 > 正文 第1930章 巴爾岑已經拿到新武器

正文 第1930章 巴爾岑已經拿到新武器

    “真是想不到,你是這樣著急的人。”烏莫夫對突然到訪的楊明志頗為不適應,經過一番商量,他已經完全知曉楊明志的意圖。

    “新的行動快要到了,我豈能不著急?那些人他們!他們可是我的舊部。”

    烏莫夫深深點點頭:“你是一位有情有義的好將軍,你要我提供一架飛機,這并不是問題。我就是想不到,你還要帶上你的妻子?你的妻子,她今年只有十九歲?”

    “對,關于她你是知曉的。”

    “我當然知曉!別列科娃同志,蘇聯英雄稱號獲得者。別列科夫,你令她懷孕,迫使她不能繼續殺敵不能繼續獲得新的功勛。不過作為一個男人,你保護妻子的行為我是贊賞的。她畢竟是孕婦,也許不適合坐飛機。為了安全,她最近最好哪里也不去。”

    “不,她不是懦弱的人。”楊明志搖搖頭。

    “所以你執意要這樣?”

    “當然。我還要去彼爾姆一趟。”

    “其實是去探望一下你的老朋友斯佩洛斯金娜同志?這個我也可以理解。”

    楊明志微微一笑:“至少彼爾姆的機場最大呀。”

    “好吧,好吧”烏莫夫站起身,靈巧在他的辦工作前走了幾圈,然后直白的說:“你的要求我都可以理解,你意圖快速行動。那好,我就給你這個機會。明天上午,帶著你需要的人員去機場,我會給你準備一架運輸機。我還會親自給你協調一下,到了彼爾姆機場自會有人接應你!”

    “好的,我這就行動。”

    烏莫夫自從有了新職務,他的工作熱情明顯更高了。

    這是必然的,因為這個老家伙肩負重擔,戰爭到了這種田地,原本地處邊陲的新西伯利亞,而今就是絕對的重要城市。她已經實際關系到正常衛國戰爭的物資運轉。

    這段日子楊明志沒有真的休閑,他作為在4廠的廠長辦公室翹起二郎腿看似悠閑,實則如坐針氈,他就怕武器生產出什么生產事故。

    初次之外也害怕軍隊靶場的那些專業校槍員發揮糟糕反饋。

    終究槍械生產沒有產生致命事故,至于一些小小瑕疵,諸如槍械的槍托沒有打磨得光滑,一些零件存在明顯的毛刺。這些情況固然是生產中面臨的棘手問題,和平時期沒有任何一個廠長會容忍這樣的失誤。

    在這個問題上,兩個工廠的質監部門明顯的有疏漏的。

    非常時期楊明志不得不容忍這些,真可謂要產量就不要想著一等一的質量。好在那些校槍員不是苛刻的人,有些小毛病的槍械依舊可以瘋狂掃射,單發點射的精度依舊可觀。它就是優秀的單兵武器,比莫辛納甘可是好得太多。

    自家的輕武器沒毛病,楊明志更是從里固施科夫那里獲悉,那些在新西伯利亞市生產的新型“鯰魚”單兵火箭炮,它們也不存在什么質量問題。

    這些單兵火箭炮比的裝藥量更猛,使用更是和喀秋莎完全不同的水平瞄準直射。

    它是需要發射筒、簡易扳機系統和支架的全套發射系統的,因其發射機構的簡便,在這個問題上,只要火箭炮的彈體沒有毛病,發射都將是正常的。

    除卻“鯰魚”,最兇猛的當屬遠射程的“飛魚”。

    這段時間以來,楊明志已經對一些重要人士有意無意的透露出北方蘇軍下一步的計劃就是在北方搞一場規模宏大的戰役!

    一場涉及兵力超過一百萬的行動,妄圖它是嚴密的不會走漏半點消息實在不現實,德軍又不是瞎子,戰線的另一邊蘇軍在大規模的搞起軍事調動,莫德爾可能看不到聽不到?

    保密還是要盡量保密的,德軍最好不要知道蘇軍又搞出了一些新式武器。

    就像大戰剛剛爆發,德軍不知道蘇軍已經列裝大量3476坦克那樣。

    但是德軍只有少量部隊遭遇過來自武器的重擊,雖說現在蘇德雙方都裝備了很多的單兵反坦克火箭炮之類的武器,使得單兵可以在一百米距離平射一些武器。

    一開始,雙方的單兵火箭彈故意裝備的破甲彈頭都能給予對方坦克以重擊,隨著裝甲材料的調整,以及柵欄裝甲的列裝。給予坦克重要打擊的還是回歸給反坦克炮,裝藥量不高的彈頭逐漸被當做打步兵的利器。

    可是,鯰魚火箭炮開始正式列裝部隊了!從1942年10月開始,它已不再是戰地兵工廠琢磨出來的神秘寶貝,他必將成為裝備部隊的寵兒。最先得到它大規模增援的正是巴爾岑等三人的三個整編步兵師。

    楊明志獲得了這一連串好消息,進一步的消息是,第一批接受檢查的突擊步槍,它們得到軍隊的認可,之后就搬到火車風塵仆仆在彼爾姆州西部小城奧切爾卸貨,之后是卡車將物資拉到樹林中的步兵師軍營。

    所以當時間進入十一月,巴爾岑的324師已經使用突擊步槍訓練多時了。

    拿到新槍的他們是怎么用的?很簡單,普通士兵看到這漂亮的槍,下意識覺得它是上級最新搞出來的沖鋒槍,看看它威武的模樣,定是比**沙更強。

    結果士兵拿著它在靶場訓練,所有人都發現了問題。

    它根本就不是沖鋒槍,文件上標注的“突襲”和“步槍”的字樣,以及靶場上士兵的體感,都表明它實際是步槍。隨槍而來的還有一些使用說明書,實則就是幾張印刷簡陋的紙張。紙張上有單線條的士兵使用槍械的形狀,沒有用過多的文字描述,就是直白的用一些圖畫描繪士兵各種合規的射擊姿態。

    到底巴爾岑是出生入死殺敵無數的老家伙,新槍在手,還是源自于老上司的新槍,學會使用它根本不是難事。

    那些基層士兵,他們已經用拉栓的莫辛納甘訓練多時,一些經營則是使用40訓練。新槍在手,他們很快就意識到這把槍當做半自動步槍使用頗為何時,恰恰槍上就是有神奇機關,可以一直當做比40更優秀的半自動步槍,遇到緊急狀況,裝上恐怖的75發“巨大”彈股,他就是可以被抱在手里的機槍呀。

    精銳都是子彈喂出來的怪物,隨著“鯰魚”火箭炮的大量到來,巴爾岑等三人就命令部下實在實彈訓練。他們還是完全復刻在沼澤地的那種“反坦克小組”,三人小組融入一個步兵班,構成十人一組的專打坦克和其他堅固目標的特殊部隊。

    時間太短暫了,指望他們被訓練成扛著裝備長途奔襲的部隊實在不現實。

    三個老家伙心照不宣的是,他們已經從楊明志那里獲悉了下一個攻擊目標就是斯摩棱斯克,無疑這是一場惡戰,部隊很可能被作為守城打巷戰的苦澀覺得。

    打巷戰?根據以往的經驗,巴爾岑硬生生被從野戰部隊磨礪成巷戰專家,雖然他不想這樣,他深知巷戰的殘酷。可是想想看,除了自己和那兩個弟兄有過這些殘酷記憶,讓其他部隊去,那才是真的送死。

    將軍別列科夫必然要在11月蒞臨奧切爾,會親自來指導工作,檢查一下部隊對新式武器的使用情況。

    巴爾岑深深覺得,當將軍離開,自己也要跟著大軍去戰場。

    一支部隊至少得訓練三個月,再在優秀裝備加持下成為勁旅。324師合格了嗎?根本不合格。

    勉強兩個月的訓練同比而言已經是超期了!

    戰役的發起之日必然在11月底,一想到又要回到戰場,巴爾岑真是既興奮又有些厭惡。他不喜歡戰爭,一點也不喜歡。

    但是能因此獲得“斯摩棱斯克解放者”的榮譽,自己一介平凡之人可是要好好爭取一下。

    將軍就要來了,是要加強一番那些年輕戰士的訓練強度,至少要讓趕來的將軍覺得,自己比另外兩個家伙做的好。

    最好要得到將軍的一聲肯定,就是這些戰士值得傳奇將軍信任。

    咕。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