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學網 > 玄幻小說 > 武斷八荒 >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東南西北四城衛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東南西北四城衛

    修羅城中,萬千人聚集在城中心的位置,將四道街區圍堵的是水泄不通。

    而在最中心的區域,有著十五道年輕的身影,此時的他們就仿佛是砧板的肉一般,被這些人隨意宰割。

    而此時,出現在北面街區的是一個體型無比壯碩的絡腮胡漢子。

    從他那兇悍的眼神中,可以看出,這個家伙絕對是一個殺人如麻的劊子手,身都散發著濃郁的殺氣。

    “是北城衛,樊博!”

    “怎么把這個煞星也給招來了,據說在北城那邊,已經有好幾個不服從北城衛管教的人被他給殺了!”

    “這家伙的殺性極重,如果不是這些兩腳羊的體內有著玄穹之光,恐怕早就被嗜殺成性的樊博給虐殺了!”

    在場的人在看見樊博的一剎那,身體都是忍不住一僵,眼中露出畏懼的神色。

    惡人自有惡人磨,兇惡成性的人自然會有比之更兇惡的人使其吃盡苦頭,這句話果然說得一點都不錯。

    修羅城中都是些惡貫滿盈的人,能夠鎮住他們的也只有比他們更加兇惡的人。

    “樊博也來了,那看來我們四城衛就只剩南城的沒有來人了。”白衣飄飄的白狼飄身而下,看著北面的樊博,輕笑了一聲。

    “咯咯咯,我們南城的可早就來了,白狼你可莫要冤枉奴家。”

    一道嬌笑聲忽然間響起,隨即南邊的一間花樓之中,便是緩步走出一個身著紫色長衫,模樣妖艷的女子。

    那女子一邊緩緩朝著眾人走來,一邊沖著白狼的方向拋了個媚眼。

    白狼看著那艷麗的女子拋來的媚眼,臉雖然沒有什么表情,但是眼神深處卻是閃過一抹濃濃的忌憚之色。

    這看去一副浪蕩模樣的艷麗女子,殺起人來可絕不含糊,而且特別喜歡折磨別人,尤其是男人。

    據傳在被仇年拘進來之前,她基本都是將那些男人折磨地不ChéngRén樣之后,然后將其閹割,最后做ChéngRén棍,扔在鹽水池子里,手段不可謂不毒辣。

    就算是久經戰場的白狼,在聽聞她的事跡之后,也是忍不禁毛骨悚然。

    “我說羅纖纖,我看你就別在南城當什么主衛了,倒不如來我北城,當我的美嬌妻好了。”

    樊博看著那艷麗女子紫色長衫下凹凸有致的身材,不由咽了咽口水, 眼中滿是淫邪之色。

    “咯咯咯,我說樊大哥,你那邊可已經是妻妾成群了,而且個個都是花容月貌的,可要比我好看多了,奴家就不和他們爭寵了。”

    羅纖纖掩嘴一笑,故作嬌羞狀,只是眼神的深處卻是刺骨的冰寒,和濃濃的厭惡之色。

    “他們怎么能和你比呢,那句話怎么說來著,你是那啥天的月亮,她們只是地的螢火蟲而已。”樊博苦思冥想地說出了一句自認為很有文化的話。

    “噗哧!”

    羅纖纖還沒有回應,寂靜的場中卻是突然傳出一陣笑聲。

    隨即眾人的視線便是齊刷刷地看向了那笑聲傳來的方向。

    “不好意思,沒忍住,您繼續。”十五人之中,一個戴著古怪面具的青年有些不好意思地擺手道。

    其實在場的眾人也都在憋著笑,只不過卻是沒有一個人敢真正地笑出聲,畢竟北城衛的怒火可不是那么容易承受的。

    “該死的兩腳羊,你想找死不成?!”樊博的臉瞬間就黑了下來。

    他這個人最看重的就是面子,剛才這該死的兩腳羊的笑聲,相當于當眾扇了他一記耳光,怎能不讓他怒火中燒?

    “我們的體內可是有著玄穹之光,你覺得你能殺死我們嗎?”云凡看了那體形壯碩的樊博一眼,笑著說道。

    玄穹之光?

    除了佛問以外,其余的十三人神情都是不由一怔,這是什么東西?

    但他們畢竟不是剛入江湖的菜鳥,很快便是回過神來,并沒有出聲詢問。

    “就算殺不了你們,難不成我還折磨不了你們?”樊博卻是全然不在意云凡的話,臉露出一抹殘忍的笑容。

    “很久之前,也有一個像你這么自以為是的家伙,在被我折磨了幾天之后,就發瘋了,見人就咬,就跟狗一樣。”

    “你們應該知道吧,要是自身的靈識在這里受損的話,就算是能夠離開這里回到肉身,那也會造成永久性的傷害。”

    樊博的眼中閃過一絲嗜血的神色,他最喜歡看的就是那些人在他的面前苦苦哀求,最后被他折磨地發瘋的樣子。

    “小家伙,我勸你最好還是不要惹怒北城衛為好,他們要是真的發起狠來,縱然你們身有著玄穹之光,恐怕也會生不如死。”

    白狼看著那戴著古怪面具的青年,輕輕地搖了搖頭道。

    在白狼看來,為了逞一時之勇,卻是將自己或者身邊的朋友陷于險境之中是一種不理智的行為。

    “白主衛說的是啊,我說小家伙啊,你就……”羅纖纖掩嘴一笑,下意識地抬起頭來看向那被團團圍住的兩腳羊。

    只是她的話還沒說完,卻是戛然而止,眼睛死死地盯著站在云凡身側的一道身影。

    高平荊,洛天,白狼和樊博注意到羅芊芊的異樣,同樣是將視線轉到了那個方向。

    而當看到了那站在黑衣青年身旁的素衣長衫的年輕和尚,他們的臉便是露出恍然的神色,隨即臉色變得有些怪異了起來。

    不知道為什么,南城衛主衛,羅纖纖,明明是個喜歡虐殺男人的蛇蝎婦人,卻是對和尚或者禿子格外仁慈。

    似乎是光著腦袋的,在南城就頗為受寵,所以在南城之中,大部分的男人都剪掉了自己的長發,為的就是討羅纖纖的喜歡。

    而對于羅纖纖的這種怪癖,眾人雖然心中疑惑,但也沒有過多的在意,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不為人知的故事。

    “黑面兄,我臉是不是有什么臟東西?”

    注意到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佛問有些不知所措,只好硬著頭皮對著云凡低聲問道。

    “放心吧,你的臉比你的小光頭還要干凈。”云凡隨口回了一句,然后便是有些納悶地看著那目不轉睛地盯著佛問的羅纖纖。

    他不明白,為什么這個南城衛主衛,看見佛問就像是丟了魂一樣?

    難不成是佛問練就了什么無神通,只要讓邪魔外道見了便是會被攝魂奪魄?

    云凡眉頭緊皺,開始yy起來。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