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學網 > 穿越小說 > 縣令來也 > 第三十四章 提刀殺人

第三十四章 提刀殺人

    離開了戚德的住處,葛丹坐著馬車回到了縣衙,讓葛丹沒想到的是縣衙居然非常的熱鬧,大堂居然升起來了,一個人正坐在大堂上面,面容嚴肅,氣氛肅殺。葛丹微笑著看過去,發現正是假汪直,在他的兩側則是站著馮立和那個楊校尉,大堂上的人也都換成了楊校尉帶來的人。

    看著這一幕,葛丹心中感嘆,這就是計劃沒有變化快,自己還想著放走和這個假汪直,然后半路抓他,沒想到這些人直接就跳了出啦。

    “來人,將葛丹給咱家拿下!”見到葛丹走進來,假汪直就怒了,指著葛丹大聲的說道,頗有聲嘶力竭的意思。

    葛丹倒是不緊不慢,葛武直接就擋在了葛丹的身前,衙役們則是有些遲疑,顯然他們也畏懼假汪直的威勢,畢竟他們只是衙役,根本不敢得罪汪直。忠于葛丹什么的,自然也是談不上,他們家在本地,全都是本地人,葛丹當官三年之后就離開了,他們可走不了。

    一旦把事情做絕了,那就是給自己招禍,畢竟這些人不可能一輩子跟著葛丹,所以衙役們都心有顧忌。

    “我看誰敢!”

    葛丹自然也不怪他們,換成自己自己也會這么做,不過讓葛丹沒想到還真有人跳出來了,這個人就是捕頭齊闔。只見他壓著刀護衛在了葛丹身子的另外一側,臉上的表情非常的猙獰,顯然這個決定是下了大決心的。葛丹看了一眼齊闔,笑著說道:“齊捕頭,不錯!”

    這份情誼葛丹記下來了。

    “看什么看?上啊!“楊校尉見到他的人有些遲滯不前,心中大為震怒,趕忙呵斥道,第一次抓官員,這些人這個時候居然慫了。可是楊校尉可不敢讓他們慫了,這些人要是慫了,這一次的事情就辦砸了,到時候自己這些人怎么辦?全都是死路一條啊!

    聽到楊校尉的呵斥,那些人直接朝著葛丹就撲了上來,顯然是準備直接將葛丹給拿下。

    在這個時候,葛丹猛地向前一步,一把推開齊闔,順手將齊闔腰間的刀就給拽了出來,捕快用的腰刀都是大名的制式長刀。葛丹將刀我在手里面,隨后雙手握著刀柄,刀尖向前一身,刀子直接就插入了一個先前沖的人的肚子里面,瞬間鮮血迸濺。

    大堂里面的人全都愣住了,誰都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一幕,葛丹居然抽刀殺人,他怎么敢?更重要的是他怎么做到的?

    在大明文官殺人也不是什么新鮮事,文官能打的也一大堆,可是畢竟和整體相比起來是少數,尤其是如此輕描淡寫,更是讓人驚詫莫名,上來圍捕葛丹的人全都向后退了一步。葛丹臉上沒什么表情,慢慢的將刀子抽出來,伸手輕輕的推在那個人的身上,然后那個人就向后倒了下去,倒在地上之后抽搐了幾下就沒了動靜。

    葛丹的目光從始至終都沒有去看那個倒在地上的死人,而是盯著坐在大堂之上的假汪直,還有假汪直身邊的那個楊校尉。

    “大膽葛丹,你想造反嗎?”看到這一幕假汪直差點沒嚇的尿褲子,大聲的對著葛丹呵斥道。”造反?“葛丹聽了假汪直的話,不屑的笑了笑,然后轉頭看向退后了好幾步的那些人,他們剛剛還想著上來圍捕自己,現在全都退到了一邊,一個個顫抖著看著自己。葛丹掃了他們一眼,然后說道:“如果你們現在投降,本官保證留你們一命,你們不會被殺頭的。”

    “如果你們不識時務,那這個人就是你們的下場了!“葛丹低頭看著躺倒在地上的尸體,緩緩的開口說道。

    眾人一聽葛丹這么說,全都愣住了,互相對視了一眼,實在是不知道該怎么做,全都慌了。

    葛丹之所以這么說,目地就是為了讓這些人投降,現在事情已經超出自己的掌控了,自己這邊的人不敢上,他們那邊的人如果真的圍上來,那事情就麻煩了。這也為什么葛丹要拿刀殺人,為的就是震懾,讓這些人投降,震之以威,誘之以利,葛丹相信這些人肯定會倒戈。

    一旦這些人倒戈,假汪直的身份就暴露出來了,如果光憑著自己說,這件事情就成了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了。

    見到楊校尉似乎開口,葛丹猛地大聲喝道:“還不跪地投降,你們想死嗎?”

    葛丹的聲音很大,加上他手拎著刀,地上還躺著一具尸體,威懾力大大增加,隨著這一聲大喝,人群之中似乎又膽小的被葛丹這一聲怒喝被嚇得直接就坐在了地上,其他人見到有人跪下了,也都跟著跪下來。雖然第一個人不是跪下的,但是大家也都認為他是跪下了。

    看到這一幕,葛丹的心里面終于松了一口氣,但是臉上的表情卻絲毫沒變:“齊捕頭,帶人繳械!“

    葛丹的目光盯著汪直,隨后說道:“行騙騙到本官的頭上來了,你們的膽子真的挺大的,居然敢假裝汪直汪公公在這里行騙,你們以為這是什么地方?本官告訴你,本官葛丹,家父葛奇,當朝戶部侍郎,本官見過汪直汪公公,從你們到了丹陽縣之后,本官就知道你們是一群騙子。”

    看向馮立,葛丹語氣之中極盡嘲諷的說道:“蠢貨才會相信你們是真的汪公公,汪公公豈會如此行事?包庇貪官污吏,勒索當朝官員,橫征暴斂,你們這是在找死啊!“

    聽到葛丹這么說,站在假汪直身子另外一側的馮立直接就癱軟在了地上,面容呆滯,他知道自己完蛋了。

    葛丹根本沒去看馮立,他這話其實是對自己的人說的,同時也是對即將到來的汪直的人說的。葛丹也沒回頭,大聲的說道:“來人,將這些騙子給本官拿下!”

    到了這個時候,假汪直做賊心虛直接就癱軟在了大堂的椅子上,葛丹身后的衙役對視了一眼,隨后就全都向前走了一步,他們已經相信葛丹說的了。楊校尉這個時候面容猙獰的說道:“葛丹作死,你們也跟著作死嗎?”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