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學網 > 玄幻小說 > 逍遙道決 > 正文 第十六話 各有手段 渾水摸魚

正文 第十六話 各有手段 渾水摸魚

    “三天時間,城到處都在追查我的行蹤,正是渾水摸魚之機,那些地下勢力體出動,更是暴露他們行蹤的時刻,這個期間,有哪個世家參與進來,就明那家是鐵木鷹的人。

    公子只用略施計,就能讓他們狗咬狗。

    然后如此如此,最后如此如此,就能如此如此,哈哈……一切盡在我的掌握中”。葉一飛站在寒泉筑上,不斷的傻笑著,心中更是計劃著如何攪亂整個鐵木皇城。

    他卻不知身后的玉兒,早就眼睛發亮,心中籌劃著一切行動。

    葉一飛看著寒泉邊上的葉淑月,微微的點頭,對方總算感悟了一絲寒冰劍意,只要稍加磨練,就能徹底感悟。

    劍意關鍵看心境,心中要有意境才行,境界達到了,自然而然就有劍意了。

    然劍意也僅僅是殺意的一條道而已,何時感悟了真正的殺伐之意,才是真正的絕世強者,當然大多數人都專注于一條道,例如劍意,刀意等等,同樣能達到巔峰,關鍵看你自己的感悟。

    當年葉一飛可是經歷了種種磨練,在他師傅的指點下,才感悟的殺意,不可謂不難,然而威力確實無比驚人,殺意一出,無人能敵。

    根據他師傅所,真正難的是道,每個武者都要有自己的路,才能走的遠,不然的話,一輩子昏昏沉沉隨波逐流,到頭來只會卡在瓶頸處無法突破。

    對于道的感悟,前世的葉一飛也不甚理解,只知道跟人的靈魂意志有關,想要感悟靈魂意志,就必須把心境凝練到一定境界,比如殺意大成境界,或是劍意大成,或是刀意大成,大成的標志就是收發自如,完美內斂。

    這就是目前葉一飛的境界。

    之后葉一飛在他師傅的指點下,不斷磨練自己的意志,不斷的提高自己意志的強度,否則的話,根無法撐過撕裂凝體道決的疼痛。

    當意志強度磨練到一定程度后,再感悟出陰陽五行意志,最后感悟出自己的道就會引起質變,方可形成道心;

    以前完不懂什么是陰陽五行意志,現在才知道,這跟五行境界一定有關系。

    這也是他師傅培養他修煉的大方向,只要方向對了,后面的路就看他自己了。

    “玉兒姑娘,我二人今日就要離開,到南邊一處府邸中居住,日后再來聆聽姑娘雅音”。這間府邸卻是諸葛宏天給他買下的,寒泉筑不可能讓他一直住著,這里還是要做生意的。

    葉一飛轉身看向玉兒,雖然相處十天時間,但是幾乎都在修煉,談不上多深的交情,只能算是熟悉的朋友來往而已。

    作為前世的心理專家,他總覺得對方將自己藏得很深,外面表露的都是一些不真實的一面罷了,他可不會傻到,真的以為對方僅僅是青樓女子,人人都有秘密,他不想窺人**,除非對方是敵人。

    所以到現在他都不知道對方就是那個黑衣女子,只因兩人的修為完不一樣,性格更是相差極大。

    “公子要走?玉兒只能在此預祝公子萬事順心”。

    “多謝!姑娘乃高雅之人,如遇困難,大可到河南邊逍遙府邸找我”。

    “公子慢走!玉兒定會去拜訪”。聲音極其優美,微微彎腰,以禮相送。

    “這些虛禮大可不必,做真實的自己,做喜歡做的事情,才能讓自己開心,心境才能提高,琴意自會達成,告辭!”。葉一飛對著她一笑。

    “噗嗤”一聲,玉兒忍不住也笑了。

    葉一飛來到寒泉邊上,帶著葉淑月就走了。

    “姐!此人的對,我們為何要苦苦學習凡俗的禮儀呢?”紅走過來問道。

    “這是我們在凡俗最好的保護衣,我不希望考驗有一絲的失敗”。玉兒凝重的著。

    “那我們要不要除去此人,他應該看出了一些什么”。紅略顯緊張。

    “他最多看出了表面的一些東西,卻根無法看出我的底細,我可是有元隱衣,能夠隱藏真實修為,憑他還看不出來”。

    “那萬一呢?”

    “因為他的敵人是鐵木鷹,并且此人非常的不簡單,就算是我在不使用底牌的情況下,也很難擊敗他”。玉兒眼中微微露著微笑。

    “啊!他一個凝氣境武者,怎么可能是姐的對手?”

    “以前我也這么認為,可惜他的身法太過厲害,連南宮睿都被玩弄于股掌之間上”。

    “啊。竟然是這樣,他是宗門弟子?”

    “他應該是世家之人,絕對不是宗門弟子,這點我無比確定。

    調用我們的眼線,收集所有地下勢力情報,還有部六大世家的情報,等鐵木鷹回來,定要給他個驚喜”。玉兒眼中流露出一種自信。

    “二哥,你竟舍得丟下佳人,獨自離開啊,還以為你要帶她一起走呢?真是不解風情啊”。坐在悠悠的船上,葉淑月笑瞇瞇的看著劃船的葉一飛。

    “丫頭,你所的風情是濫情好不好,公子可是琴心劍膽正人君子也”。

    “哎呀!那誰的眼睛都快長到別人的身上了”。

    “回去我要考驗你劍法,不過關,就罰你不許睡覺”。葉一飛一臉的嚴師表情。

    “額!親二哥啊,我錯了”。葉淑月臉一耷拉,一臉的挫敗。

    “樣兒!還收拾不了你,哈哈……”

    “回去我告訴爹爹,你欺負我,哼!”嘴一撅,某人徹底敗下陣來。

    “啥米?妹啊,我可是你親哥啊,你愿意看到老爹追著我揍我嗎?”

    “咯咯……”清脆的笑聲蕩漾在湖面上。

    一處優雅府邸,不算太大,分前后院,數間房屋,一個大客廳,三四名下人。

    “這就是我們的新家嗎?還算可以”。葉淑月不停的左看看右看看。

    “妹,劍法修煉主要是磨練,感悟都是從磨練中出來的,晚上哥帶你去練練劍法,讓你知道什么是劍法”。

    “哎呀!我就知道二哥對我最好了”。興高采烈的上蹦下跳的。

    “晚一切要聽我的,不許亂跑”。

    “知道了”。

    銀月當空,寂靜皇城,身影綽綽。

    最近這段時間,鐵木皇城處處都有人影閃動,無處不在上演著戰斗。

    起初是在尋找一個宗門弟子跟一個黑衣女子,這些勢力都在諸葛宏天的調動下行動,大家基都相安無事,絲毫不亂。

    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爭斗,有爭斗就有仇怨。

    此刻眾多人的內心都充滿著陰暗面,都想趁機除掉死對頭。

    而如今,這個愿望果然如他們所愿。

    無論是地下勢力,還是世家力量,都充斥著一種火藥味,讓整個局面徹底的打破,不同的勢力相互傾扎,場面火爆。

    之所以會如此,只因這中間多了兩個人,一個黑衣男子跟一黑衣女子,還起了個名字叫黑夜俠。

    他們專門收集哪些勢力有間隙,有舊仇,就趁亂嫁禍這些有仇怨的勢力,來大家都有宿怨,再加上如今是混亂時期,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

    大家就莫名其妙的打起來了,來一發不可收拾。

    今天這家死人了,明天那家死人了,關鍵是,死人的時候還留下了對方的記號,雖然開始大家還比較疑惑,只是談判,而往往在談判時,都會莫名其妙的從動嘴到動手,再到真正的大打出手。

    只要有人死了,大家就不再疑惑了,完拼出了火氣,幾乎忘記了最開始的原因了,只知道對方殺了自己多少弟兄。

    這就是葉一飛目前的成就,攪動著皇城四處刀光劍影,只用開始時施點手段,后面就是他們自己發揮了,根不用他動手,雙方就打的不可開交。

    這讓諸葛宏天極其的頭疼,今天安撫下這個勢力,明天勸下那個勢力,雖然大家表面上略有緩和,可暗地里依舊爭斗不斷,這也造成了不少幫會被吞并或是被殲滅。

    尤其是世家之間的爭奪,早已根深蒂固,稍微一個火星就能引發大火,不過都在承受范圍內,大家都不是傻子,不會真的魚死破。

    唯獨葉家按兵不動,只因惹事的妖精投了一封匿名信,是有強敵來襲,結果葉蒼松死死的不出門,將家中防御的滴水不漏,并且他回家了一次,結果又在葉蒼松眼皮底下溜走了,讓對方氣的只罵娘。

    最慘的就是南宮家,由于失去了家主,任由其他人擺布,朝不保夕。

    無意中讓葉一飛看到一個組織,叫黑蝎堂,每個人手臂上都有黑色蝎子紋身,跟他看到的南宮睿手臂上的紋身一模一樣,這些人出手極其的狠辣。

    “南宮睿是黑蝎堂的人?他是什么身份?”

    這讓他極其的好奇,一路跟蹤之后,才知道對方的秘密之地。

    青木河以北,皇家重地之內。

    河南邊已經是熱火朝天了,這一日,葉一飛終于將目光投向了河北邊。

    “嗖!”的一聲,一道白影從高空中極速落下,一只十公分大的白色鳥,瞬間出現在一處樓閣窗口。

    “我們的情報來了”。一女子驚喜一下,趕緊上去把鳥腿上的信紙取下來,緊接著就看到鳥展翅而飛,一眨眼就消失在夜空中,整個過程來無影去無蹤。

    這是一種專門用于傳遞信息的靈鳥,叫白蜂鳥,強大的一階靈獸,速度奇快,極其耐飛,且不易被發現。

    “葉一飛,現年一十六歲,葉家唯一繼承人……南岸都被你燒起來了,反到省去了不少麻煩,北岸也不遠了吧”。一蒙面仙女,雙眼發光,玲瓏曲線引人遐思。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