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學網 > 玄幻小說 > 逍遙道決 > 正文 第十五話 軍功 根治詛咒

正文 第十五話 軍功 根治詛咒

    ()整個巨人族大本營,被葉一飛洗劫一空,連一塊法晶都沒留下,不過這都不算什么,木子只一掌,就將整座城池夷為平地。

    “走,去魔靈族。”

    當二人來到谷地西北方位,只看到一座空城,一個魔靈族戰士的影子都沒見著。

    “逃得還真快。”

    僅憑葉一飛二人,就殺的巨人族丟盔卸甲,魔靈族怎么可能傻乎乎的坐以待斃呢?自然是暫避鋒芒了,等到下一次雪蓮成熟之時,這二族必定會卷土重來。

    “這個給你!”

    回到人族冰城,葉一飛丟給木子一枚戒指,里面裝著三枚道神級軍牌,一萬八千多枚道君以內的軍牌,五千朵蜉冰雪蓮等等,這些東西占了這一次戰利品的一半之數。

    拿著戒指愣了一會,木子也沒說話,轉身離去,留給葉一飛一個大大的背影。

    額~

    說好的酒呢?

    想起猴兒蜜,葉一飛心里就跟貓抓的一樣,這種酒在人族可是稀缺貨,味道不僅美味,喝了以后還能凝練道心,讓人靈臺清明,一般人是喝不到滴。

    嗖~

    眼看著人影漸漸遠去,就在葉一飛轉身之際,一個碧綠的酒葫蘆,從虛空中一閃而出,接著就自由落體,朝地面摔去。

    “握草!”

    急忙伸手接住酒葫蘆,明知道這玩意落地也不會碎,但葉一飛還是緊張了那么一下。

    打開酒蓋,里面蕩漾著一片綠色,原來這個酒葫蘆的內部,有一個封閉的空間,里面裝著一大桶美酒,少說也有百十斤重,雖然不知道這瓶酒具體的價值,但絕對不少。

    咕咚~

    仰頭喝了一口,那味道真叫一個美啊。

    “算你有良心!”

    第二日,葉一飛帶領著自己的小隊,出了冰城,返回戰爭基地,任務完成,自然要回去領取獎勵,還有就是兌換軍功,至于古晨他們,一早就回去了。

    戰爭基地,在集合大廳的正北方位,有一棟高大的建筑,上書著三個大字:軍功殿。

    穿過厚重的大門,里面一片空蕩蕩的,不過在虛空中,懸浮著一個個天道符紋,構成了一個龐大的陣法,在這里只需拿出寶物,陣法就會自動收走,然后給你下發一定的軍功。

    如果要想購買寶物的話,只需拿出軍牌,打開里面的兌換系統,就能自由選擇物品,一旦購買,這里的陣法,就會將物品傳送到軍牌中,當然了,也會扣除相應的軍功值。

    無論是兌換軍功,還是購買寶物,都由陣法完成,不存在人為操控,所以在軍隊中,這里是唯一一個相對公平的地方。

    為何是相對,不是絕對呢?

    打個比方,你兌出一件一階寶物,獲得十點軍功,如果你想再買回來的話,就需要二十點軍功,甚至更多,所以說,兌出跟購買,是不對等的。

    一行二十多人,相繼步入軍功殿,羚羊真人他們,只拿出了一枚空間戒指,里面裝著他們采集的雪蓮。

    一株雪蓮,也就十點軍功,連一件一階的寶物都購買不了,說實話,怎一個寒酸能夠描述?

    當大家轉身要走時,卻發現他們的隊長,依舊在不停的往外拿東西。

    先是一枚枚軍牌,密密麻麻的多到嚇死人,然后就是一件件寶物,有靈寶,有法寶,還有眾多仙草、珍貴材料等等。

    這貨打劫了一個軍團?

    大家面面相覷,再看看自己拿出來的東西,感覺做人的差距,怎么這么大呢?

    根據軍隊規定,道人級別的軍牌,可兌換十點軍功,真人五十點,仙人一百點,到了道尊就是一千點,道君一萬點,道神十萬點,神主則是一百萬點,時空神主一千萬點,道主一億點。

    至于寶物,一階為十點,二階二十點,三階四十點,四階八十點,五階一百六十點,六階三百二十點,到了七階就是一萬點,八階五萬點,九階為十萬點,如果是購買寶物,所需要的軍功基本上都會翻倍。

    從軍隊兌換上不難看出,殺人所得到的軍牌,永遠比寶物更賺,這是軍隊為了鼓勵大家上陣殺敵,專門設置的。

    還有一點,這里的寶物兌換,跟紫霄宮的功德值兌換,大體劃分上差不多,不過要比紫霄宮低一些。

    這一次,葉一飛絕對發了,還是一夜暴富那種,光三枚道神軍牌就是三十萬啊,外加一萬八千多敵軍,包括他們的軍牌、身家,當所有物品全部兌換完畢后,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3634110。

    這個數字對于剛入伍的新人來說,想都不敢想象,這還是分了一半給木子,不然更加恐怖。

    有了軍功,就可以打開任務系統,葉一飛看了一眼,就大概明白過來。

    當軍功積累到十萬之后,就說明你對軍隊做出了巨大貢獻,就可以主動領取任務,你可以一人去完成,也可以帶領士兵完成。

    將目前所有任務翻了一遍,又看了一下寶物,才帶著眾人離去。

    坐在自己小院里,葉一飛拿出軍牌,在消息系統中,搜索到一人,向他發了一條訊息后,就拿出酒葫蘆給自己倒了一杯。

    不到一刻鐘,院門打開,走進來一人,此人眼窩深陷,滿頭銀發。

    “明心道友這邊坐。”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九峰山的明心仙人,難怪葉一飛見到后,一點架子都沒有,還主動給對方斟了一杯酒。

    “見過酒前輩。”

    用神念仔細端詳著眼前之人,明心一心疑惑,自己以前從未見過此人啊。

    “來,喝一杯,以后叫我酒瘋子即可,前輩二字不提也罷。”

    既來之則安之,明心抬腳來到石桌前,坐在葉一飛對面,神念掃了一下杯中美酒,不過沒有喝,因為他認識此酒。

    猴兒蜜在軍隊中也有銷售,不過貴的要命,一杯的價值差不多在三百軍功左右,一般人誰舍得這么敗家啊。

    “不知酒道長找在下所為何事?”

    修行之人,是不看年齡的,修為一樣,一般稱呼為道友,修為比自己高,則為道長。

    “也沒什么大事,就是想讓道友收幾名弟子。”

    葉一飛注定要獨自領取任務,又怕胡飛二人在軍中吃虧,這才想起了明心仙人,畢竟對方可是臥龍宗的開山祖師。

    “這個好說,舉手之勞。”

    明心稍微一琢磨,就知道對方要做獨行者,再加上對方是散修,想必是在為自己手下找一個靠山,畢竟有靠山在軍中要好混的多。

    “爽快!來,干了這一杯。”

    葉一飛從未擔心對方會拒絕,端起酒杯就舉了起來。

    “那貧道就卻之不恭了。”

    既然對方有求于他,明心這才端起桌上美酒,跟葉一飛碰了一下。

    “好酒啊!就是舍不得買。”

    端著空杯,明心仙人深深的感慨了一句。

    “這有何舍不得的,我贈送給道友一壺便是。”

    說話間,明心仙人就收到一條訊息,軍牌中還多了一個酒葫蘆,讓他內心狠狠一抽,這一壺酒足有一百杯的猴兒蜜,價值最少都是三萬軍功。

    這壺酒是葉一飛通過軍隊物品兌換系統,贈送給明心的,不過這跟木子送給他的相比,就小巫見大巫了,這也讓他真正認識到,木子給他的那壺酒,比他給的那枚戒指,價值大的太多太多了。

    “這如何是好?”

    雖然花的不是自己的軍功,但明心心里還是非常的肉疼。

    “區區一壺酒而已,我聽說道友身體曾受過重創?”

    重頭戲來了,今天叫明心過來,還有一個目的,那就是研究對方身上的病患。

    一萬年前,虺螟的師伯將明心打傷,傷勢一直拖延至今,最可恨的是,那次重創傷及金丹,令他不得突破,修為再無寸進。

    近距離觀看下,葉一飛并未發現什么,就算睜著天命道眼也不行,然而當他利用玄黃經,布下天道命盤后,才發現一些端倪。

    原來對方的金丹,被一道無比惡毒的詛咒所侵蝕,如果不是被高人壓制住,那么早在萬年前,明心的金丹就已經腐爛掉了,更別說存活下來了。

    “哎~老毛病了,不礙事!”

    提起自身的魔咒,明心心里就難受至極,連太上道祖都驅除不了,問世間還有何人能救他呢?

    “早些年,我師尊傳給我一件寶物,能解世間一切劇毒,道友不妨試一下。”

    解毒?

    這貨顯然在胡扯,當初釋空告訴他如何救治釋情后,葉一飛就知道玄黃經的另外一個隱秘用途,解除一切詛咒,之所以說成解毒,是怕對方多心。

    說話間,葉一飛拿出一顆渾圓的珠子,散發著瑩瑩白光,鵪鶉蛋大小,正是回歸本來樣貌的本源珠,逍遙劍就是此物所化,不過在本源珠里,有葉一飛的一道分身,畢竟解除詛咒,靠的是玄黃經。

    見到對方拿出如此寶物,明心心里還是相當感激,不過他早就看開了,也就沒伸手接。

    “多謝酒道友了,貧道的病……”

    “無妨,大可一試,能解自然是好事,不能解,也沒什么損傷。”

    不等對方說完,葉一飛就將本源珠推到明心面前。

    “這……”

    猶豫再三,見對方盛意難卻,明心只好接過本源珠,權當死馬當活馬醫,一口將其吞下。

    唰~

    本源珠入口后,一閃就到了明心丹田處,瞬間將他的金丹包裹住。

    “去~”

    本源珠中,葉一飛的分身睜開天命道眼,大喝一聲,眼中那顆玄黃星,一噴而出,將明心的金丹籠罩在內,連剎那時間都不到,玄黃星再次返回道眼,緊接著本源珠一閃而逝,消失在明心體內,回到了葉一飛手里。

    “嗯?”

    葉一飛的動作太快了,明心剛剛反應過來,本源珠就已經離開了自己身體。

    “這……這……怎么……可能?”

    下一刻,明心越來越激動,嘴唇不停的哆嗦,連話都說不順了。

    困擾他萬年之久的詛咒,在這一刻解除了,他再也無需壓制修為了,再也不怕天劫了。

    為何害怕天劫呢?

    因為天劫正是這道詛咒的引子,一旦明心想提升修為,那么當他渡劫時,金丹就會瞬間爆炸,死無葬身之地。

    收起本源珠,葉一飛向自己小隊所有人,下發了一條訊息:

    速速前來。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一